中投发展史是改革史 彰显了改革开放的重要成果

“风起于青蘋之末。”谈及改革开放四十年里的种种变化的开端,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投”)副董事长、总经理屠光绍用这句话来形容。作为改革开放的产物之一,中投在过去接近十一年时间里,从无到有,由小变大,亦形象地诠释了这句话。

“中投刚成立时,只有两位正式员工,员工薪酬怎么定都不知道,谁能料到它会成长为一家投资运作完备、资产规模庞大的主权财富基金?”屠光绍近日接受上海证券报记者采访时感慨。他指出,中投是改革开放巨幅篇章里的重要一章,也是改革开放交响曲里很重要的一段旋律,中投十年多的发展壮大更是彰显了改革开放的重要成果。

中国投资公司改革成果
中国投资公司改革成果

在目前的全球格局下,屠光绍展望,中投未来十年面对的挑战不会比过去十年少。血液里传承着改革和开放基因的中投,已经行动起来,正在制定下一个十年愿景及三年规划,稳步加大另类资产和直接投资,积极探索包括多双边基金在内的新投资方式,打造多维度的跨境投资生态网络。

2007年9月,为深化外汇管理和金融体制改革,中投应运而生。“当时我在证监会工作,代表证监会参加中投的成立大会,当年的请柬现在还放在我办公桌抽屉里,很质朴的一张红色的纸。”屠光绍回忆,主权财富基金在中国没有先例,那时候大家都在讨论,中投采用什么体制?员工薪酬怎么安排?中投算是金融机构吗?

当时,中投面对的任务是建立体制、机制和队伍,通过接近十一年的摸索,中投基本上搭建起投资框架,建立了一套管理队伍,搭建了全球合作网络。

屠光绍总结,从改革方面来看,中投的发展史就是一部改革史和创新史。具体而言,一是从无到有,基本建成了与国际接轨的专业投资平台,有效拓展了外汇资金运用渠道和方式,书写了中国主权财富基金不平凡的创业发展史;二是优化公司架构和投资管理,打造专业直投平台并不断优化完善组织架构;三是探索形成国有金融资本管理的“汇金模式”,完成7家大型国有金融机构的注资改制,支持11家控参股机构成功上市;四是摸索发展出一套较为完善的投资管理流程与运营体系,机构投资能力在投资实践中得到不断提升。

从开放方面来说,屠光绍表示,组建中投是中国继续扩大开放、加强国际交流与合作的重大举措,是展示中国企业国际化、专业化、市场化的全新窗口。

过去多年,中投参与制定了全球主权财富基金国际规则,促进国际资本和投资的自由、开放和有序流动;通过多种方式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和国际产能合作,投资了一批有影响力的项目;积累了包括外部管理人、商业伙伴、交易对手、同业机构、外国政府与监管机构等在内的国际合作网络与资源;发挥中国因素的比较优势和大型机构的引领作用,助力国内行业企业与境外机构沟通、嫁接投资合作,充当内引外联的“交易撮合者”角色。

“各个国家设立的主权财富基金类别很多,目的各有不同,因此难有一个最佳实践的模板。”屠光绍表示,中投的独特优势不仅在于长期视角、资金实力、投资经验、网络资源、自身可靠等优势,更在于要利用好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历史机遇,背靠中国市场,从“中国视角”深度挖掘投资机会。

根据最新数据,截至2017年底,中投总资产超过9414亿美元,相当于十年内再造了三个中投,累计年化国有资本增值率为14.51%。

数据证明,面对国际金融危机和市场动荡的考验,通过中投渠道进行外汇储备保值增值是有效的。“这就说明,中投不光是外汇管理体制改革的产物,也是更好地运用外汇储备在境外投资的结果。”屠光绍称。

在屠光绍看来,下一个十年中投面对的挑战不会比过去十年少。“虽然过去十年有成绩,积累了不少经验,但是应对下一步来自内外部的挑战,我们仍然有很多工作要做。”屠光绍告诉记者,目前中投正在制定下一个十年愿景及三年规划,具体内容还在研究起草之中。

之所以认为今后十年挑战不会少,屠光绍介绍,这主要是基于全球格局。一是全球范围内贸易摩擦以及对于跨境投资限制的势头已经出现。中投在不同地区、不同资产之间进行配置,发达国家是中投很重要的投资所在地,而目前全球多边体系尚未建立,双边贸易协定数量比以前减少,增加了中投在海外投资的困难和不确定性。

屠光绍坦言,在中投成立之初的全球金融危机时期,全球都需要中投以及中国企业的投资。现在虽然全球依然欢迎中国投资,但是由于全球经济开始复苏,特别是随着中国自身实力的增强,出现了一个矛盾的局面——某些国家和地区既希望获得中国的投资,同时又对中国的投资“严加防范”。

二是全球的宏观环境和政策环境变化。前几年全球市场流动性宽松,无论是公开市场还是非公开市场上很多资产高估,下一阶段货币政策变化会让市场波动性进一步加大。目前美联储加息进程正在推进,欧洲的宽松政策逐渐显露出退出迹象,这不仅将导致流动性减少,还将改变资金流向,进而对全球金融市场和资产估值产生一定影响。

三是全球以大数据、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技术革命,一方面会带来投资机遇,另一方面会对产业结构变动产生深刻影响。这意味着,传统的投资方法,比如对产业、企业、估值、风险的判断会发生一系列变化,对外投资必须得跟随科技进步的步伐。

此外,从内部看,中投也面对挑战。屠光绍指出,随着中投体量逐渐变大,需要内部的体制、机制进行适应,中投正在制定下一步发展战略,经后三年重点研究八方面问题,包括如何提高内部机构化能力、如何加强人才队伍建设、如何提升内部协同能力、如何创新“汇金模式”在新时代更好发挥汇金作用等等。“特别是在人才队伍建设方面,要迈出新的步伐。”屠光绍强调。

面对挑战,中投已经行动起来。屠光绍介绍,中投将主要围绕以下几方面来创新对外合作模式:一是稳步加大另类资产和直接投资,形成以另类资产和直接投资为特色的投资模式;二是发挥背靠中国市场的优势,大力推进“中国因素”投资,充实既通晓国际市场、又了解中国市场的投资人才,深化与国内机构的交流合作;三是积极探索新的投资方式,包括优化和新设多双边基金和平台基金,搭建跨境双向投资合作平台;四是打造多维度的跨境投资生态网络,建立具有影响力的跨境投资交流平台,积极担当企业境外投资的国际顾问和联系人,发挥桥梁纽带作用。

关于意向的投资领域,屠光绍介绍,2018年中投将继续注重从强周期行业转向稳定收益及新兴产业,同时着眼于能够促进投资目的国经济增长与社会发展的投资领域与项目,关注普惠性投资机会。

具体而言,中投将根据资产配置策略,持续关注基础设施、地产等稳定收益类长期资产,以增加组合均衡度与稳定性。屠光绍透露,中投还将继续关注与中国经济发展相关的投资机会,既包括传统产能合作相关领域,也包括与经济转型与科技升级换代相关的投资机会。此外,中投关注新一轮技术革命给各领域和各行业带来的投资机会,“近两年公司也在组建相关团队,加大对先进制造、TMT、健康养老、创新科技等相关行业的研究与追踪。”屠光绍称。

“一带一路”建设催生出大量投资需求,为跨境投资开辟出一片新的领域,亦为中投发展提供了重要的战略机遇期。屠光绍介绍,截至目前,中投“一带一路”相关项目实际投资已超过220亿美元。未来中投将积极发挥金融资本的纽带与支持功能,将自身的资金实力和投资经验与实业企业的行业优势和管理经验相结合,积极推动基础设施、农业、产业园区、高新技术、装备制造等各领域投资合作,力争探索出一条可复制、可推广的实业、资本产融结合的跨境投资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