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战殃及美国大豆 中国进口大豆价格或上涨超5%

美国前段时间违反世贸规则,发动了迄今为止经济史上规模最大的贸易战,这场贸易战也殃及了美国大豆。根据中国农业科学院日前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贸易战将会导致美国对华大豆的出口额下降约50%,同时,中国进口大豆价格也将上涨超5%。

豆价上涨冲击有限

今年以来,中国对美出口增速也呈显著放缓态势。海关总署日前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中国对美出口增长5.4%,增速较去年同期下降13.9个百分点。“中美贸易摩擦对双方都会产生不利影响。”在解读上述《报告》时,中国农业科学院副院长梅旭荣指出,模拟结果显示,中美贸易摩擦将会导致美国对华农产品出口额下降约四成,其中,大豆、棉花、牛羊肉、其他谷物的出口额均下降约50%,对美国农业的影响较大;同时中国进口农产品价格小幅上涨,大豆和棉花进口价格分别上涨5.88%和7.53%,其他农产品价格变化幅度较小。

贸易战对大豆价格的影响
贸易战对大豆价格的影响

据测算,美国大豆价格跌破800美分的可能性很小,也就是说最低的美豆进口成本加征25%关税后,可能会在3400元以上。当前我国大豆价格基本在1.7元/斤左右。该《报告》建议,可以通过拓宽国际市场,优化贸易渠道,加强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贸易往来,增加大豆替代产品进口,支持扩大国内种植等措施,消除对中国的影响。

“榨油商可以买进阿根廷或巴拉圭大豆,但相较于美国,其他国家供应量较小。”一德期货油脂事业部高级分析师田灏分析称,不论怎么做,成本都会显著上扬。

据李国祥分析,现在我国的粮食进口实现了多元化,西方不亮东方亮。我国执行的是每年关税配额进口,小麦、玉米和大米总量合在一起占到中国粮食产量的3.5%到4%,即使全部进口对中国也不会有太大冲击。

丰收还要进口

这些年,我国粮食连年出现丰收的景象,但进口量也在不断攀升,屡创新高。2017年,我国粮食进口数量首次突破1.3亿吨。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华夏时报》记者调查发现,近年来,我国粮食的种植结构矛盾突出,生产与需求不能对应,国外粮食价格便宜,甚至导致个别种类农产品总产、库存、进口“三量齐增”。

此前,原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陈锡文解释称,我国粮食连年增产,但“增产的未必是需要的,减产的恰恰是需求必须满足的。”这是我国粮食供求当中的突出矛盾。相对于需求还是有缺口的,比如大豆和一些需要品种调剂的大米、小麦和玉米,这部分需求必须通过进口来满足。

“在进口粮食中,大豆占了大头。”陈锡文说。最近十多年以来,大豆是中国需求增长最快、供求缺口最大的一个品种,对国际市场的依赖度超过80%,而玉米、小麦、水稻的依赖度小。但近年来,我国粮食主产区的农民却在大量弃种需求量大的大豆、杂粮,腾出来的耕地转向需求并不旺盛的玉米种植。

“最近几年,玉米替代品每年的年进口量1000亿斤上下,相当于全国玉米产量的五分之一。”一位玉米进口商告诉《华夏时报》记者,更关键的是,配额内进口玉米及不受配额管理的替代品进口完税后的价格,仍远低于国产玉米。“这部分产品进入我国市场,大大挤占了国产玉米的市场空间,加重了库存压力。”

李国祥说,相比大豆,中国的玉米去库存压力更大。按照当前的玉米库存,即使今年玉米面积减少三成以上也不会影响来年的供应,有专家就此建议可通过减少玉米种植面积来获得大豆产量的提升。导致供需不平衡现象的原因在于成本。

近年来,中国的粮食产量每年都在增长,但生产成本不降反升,这进一步助推了国内粮价逐步上涨,因此需要进口更多价格适宜的国外粮食。这就是中国热衷进口粮食的主要原因。

进口限额突破

近几年,连续大幅度提高临时收储价格和最低收购价改变了国内粮食价格关系,但“种需矛盾还未彻底解决”。其中,“矛盾最突出的就是玉米,那是因为,现行的临时收储制度会鼓励农民多种玉米,玉米的市场价格高,种植大豆的就少了。”黑龙江农垦局红星农场597农场主阚延敏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进口限额突破
进口限额突破

就此,陈锡文表示,当前的粮食生产结构不适应需求结构,需要深层次的改革。“要在逐步减少关税配额外的玉米替代品进口的基础上,让国内玉米价格回归到与国际市场相近的水平”。

在此需要说明的是,多年未变的进口配额制(又称“进口限额制”),是非关税壁垒措施之一。在规定期内,配额以内的货物可以进口,超过配额则不准进口。按照规定,外国粮食进入我国时,属于进口配额内只征收1%的关税,超出配额外则征收65%的关税。

根据此前国家发改委发布的消息,2017年我国粮食进口关税配额量和2018年一致,均为:小麦963.6万吨,国营贸易比例90%;玉米720万吨,国营贸易比例60%;大米532万吨,国营贸易比例50%。

中国近日已公布粮食价格改革清单。国家发改委、商务部6月28日发布的外商投资负面清单,其中一条是“取消小麦、玉米等农作物新品种选育和种子生产须由中方控股的限制”,且小麦、玉米新品种选育和种子生产外资股比由不超过49%放宽至不超过66%。

据李国祥介绍,就算小麦、玉米和大米全部进口,对中国冲击也不大。“这些产品十多年来一直都在进口,但中国关税配额从来没有用完过。”李国祥说,“因为有了关税配额制的保护,中国受到的国际市场冲击就不会严重。”

根据相关的数据统计显示,2017年中国进口美国的大豆价值超过139亿美元,这个数据仅此于波音飞机。由此看来,贸易战殃及美国大豆对于美国来说,损失无疑是惨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