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造假币真假难辨 赚黑钱半年买两套房

现在这个世界有些人为了赚钱,可以说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包括犯法的事。近日有一名女子造假币真假难辨,在半年的时间里买到两套房。为了扩大规模,这名女子竟然还拉自己的儿子下水,最终被抓获。

缴获的作案工具
缴获的作案工具

钱不是万能的,但没钱是万万不能的。在现在的时代,很多高智商、高技术的“高端人才”想尽一切办法制造假币,一本万利的感觉让他们上瘾。一名女子女子造假币真假难辨,疯狂赚黑钱,还将儿子拉下水,实在令人惊呆。

“我也是为了这个家……”这句话,作为母亲的翠桃说过无数次。为了“捞偏门”,她竟然游说邀约自己的儿子实施共同犯罪。

犯罪嫌疑人指认现场
犯罪嫌疑人指认现场

翠桃伪造货币、购买出售假币案由重庆市巫溪县公安局侦办,并在重庆市二中法院审结。即将年满52岁的母亲翠桃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儿子朝阳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两人分别被处以八十万元和五万元罚金。

针对此判决,被告人翠桃和朝阳上诉至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近日,重庆高院作出终审裁定,维持了上述判决。

她和儿子还有同伙全都栽了

“东西放下!”“不许动!警察!”2016年底,开州区某民房内,一名脸色黝黑、身穿黑白格子外套的妇女被两个年轻人按住,而她作势要扔掉一包黑色塑料袋。挣扎了几下,妇女的神色由慌张转为极度紧张,尔后又变成了死寂,宛如霜打的茄子。

这名妇女就是翠桃,很快她知道:自己被一锅端了,除了同伙之外,还有她的长子朝阳。虽然户籍信息显示其是河北省张家口市的,其实翠桃是在重庆长大,她在万州念了大专,而后当过人民教师。在上世纪60年代出生的人中,这样的学历当属佼佼者,也因为这样,她的眼光不低。

年轻时,翠桃谈过一个男朋友,两人关系很好,男朋友各方面条件也不错,但是因为各种原因,两人最终还是没有在一起。再后来,翠桃辞掉教师的工作,去了北方打工。

在打工期间,翠桃认识了后来的丈夫,他是河北省张家口市人,两人婚后育有两子。然而,翠桃却不怎么看得上对方,在两个孩子还很小的时候,她离开了这个男人,开始东奔西走讨生活。

三年前她造出真假难辨的假币

走南闯北的这些年,翠桃结识了不少人。社会上有一种“捞偏门”的说法,就是有些人做假证、假章,甚至还有人以造假币为生计。翠桃在这个圈子里接触了一些人,将他们当作资源,准备有所“发展”。

在法庭供述中,翠桃承认,早在2015年3月左右,她就通过网络了解到伪造、出售假币的信息,于是产生了制造假币并出售牟利的想法。2015年6月左右,她又经人介绍认识了造假者,在河北省张家口市经过多次试验,成功制造出让一般人真假难辨的假币。

2015年12月,翠桃将制造假币的设备和耗材运至重庆市万州区,后又运至开州区。那是一堆打印机、电脑,还有烫金机等专业设备。翠桃筹谋着大干一场。

翠桃给自己取了个网名,叫“晓晓”,她通过网络寻找下线,将各种币值假币以0.9元至1.3元一张不等的价格大批量出售给下线们。为了掩人耳目,她将这些假币以快递邮寄的方式送达购买人的手中。

她的抱怨托词让儿子无法推却

朝阳是翠桃的长子,生于1995年,人长得高高大大的。翠桃送他读了大专,毕业后,他随翠桃回到了万州。对于母亲“捞偏门”的事情,朝阳是知情的,他曾劝过母亲,说风险大又违法,让她别干了。翠桃回应称,“我还不是为了这个家……”

朝阳有个弟弟,即将上大学,现在正是用钱的时候。相比上班挣的辛苦钱,“捞偏门”来得更容易一些。事后,警方在侦办案件过程中发现:翠桃所得部分赃款,确实用于了家庭开支。最初,翠桃也明白自己所做的事是违法的,出于保护儿子的目的,没有让他参与进来。但是,很快她发现自己想得有点简单。

翠桃极度缺乏互联网相关技术,制造假币是一项技术活,尤其是烫金机很难操作。她上网搜索了很久,也没摸出个门道来。此时,寻求外力帮助成了唯一的解决之道,由于所做的都是极其隐秘之事,所以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虽然翠桃没有明确说让朝阳帮自己,但是这种抱怨和“为了这个家”的说辞,让朝阳无法推却。其实,朝阳一开始并不愿提供帮助,且多番劝说母亲,但由于母亲一再坚持,他于是帮忙修改了电脑中假币电子模板的冠字号,此后多次对母亲制造假币的技术问题予以指导。

再后来,朝阳甚至帮母亲联系了一个会使用烫金机的同学,让他也加入进来。就这样,以翠桃为核心的犯罪团伙越来越大。为了分散外界注意力,朝阳在万州租了一套房子,专门负责接收网购的造假币纸张、各类器材。而假币的制作则主要在开州区一间民房内完成,里面有数十台打印机,各类设备一应俱全。

半年买两套房

在搞假币销售的时候,翠桃想了很多办法。她注册了50多个QQ号,组建了很多QQ群、讨论组,以原定的0.9元至1.3元一张不等的价格寻找“买家”。经公安机关查明:翠桃用于生产、销售假币交流用的QQ账号51个、微信账号1个,接收货款的支付宝账号7个、银行卡2张。为了“出货”,翠桃招募了“总代理”和大小“代理”,让他们帮忙出货,以谋取利润。

大小“代理”们也如法炮制,在网上通过各类社交软件账号出售假币。公安机关介绍,以嫌疑人周某为例,他用于生产、销售假币交流用的QQ账号13个、微信账号1个,支付、接收货款的支付宝账号7个。

仅仅半年时间,凭借制卖假币的操作,翠桃就在万州买了两套房。2016年底,她盘算着,在三亚买第三套房,准备把全家人都接过去,尽情地享受生活。

缴获250万面值假币

巫溪县公安局民警在一次案件侦办中,抓获了一名制卖假币的犯罪嫌疑人。在审讯过程中,该嫌疑人供出一个叫“晓晓”的人,称她正在干跟自己一样的勾当。

民警顺藤摸瓜,第一个找到的是身在万州区的朝阳。“我们对他实施了监控,凭职业敏感,我们觉得他不是核心人员。”民警介绍,朝阳常常会上网到很晚,似乎根本没对制造假币的事投入时间和精力。

在朝阳一次运送纸张回开州的过程中,民警发现了母子俩的秘密。经过一系列侦查后,“收网”的时刻到了。

2016年12月16日下午4时,按照重庆市公安局的统一指挥,民警在开州区某民房将涉嫌伪造货币的嫌疑人翠桃成功抓获,共计查获大型彩色打印机33台,笔记本电脑1台,台式电脑2台,烫金机2台,多功能电源交换机1台,制造假币纸张16箱,缴获假币面值250余万元,捣毁窝点2个,抓获嫌疑人4个。此后,法院对此案进行了审理。

她获刑15年被处罚金80万元

重庆市二中法院经审理认为,翠桃为了伪造货币,专门租用房屋,购买多台打印机,通过电脑打印的方式伪造货币并出售,伪造时间长,规模大,伪造数额特别巨大,情节特别严重,严重扰乱了国家金融管理秩序,其行为已构成伪造货币罪。

翠桃之子朝阳应其请求,为翠桃修改用于印制假币电子模板中的冠字号,并在翠桃打印假币出现技术问题时给予一定帮助,其行为已构成伪造货币罪,且是共同犯罪。其余人等向翠桃购买、加工、出售假币,行为均构成出售、购买假币罪。

翠桃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朝阳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两人分别被处以八十万元和五万元罚金。针对此判决,被告人翠桃和朝阳上诉至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近日,重庆高院作出终审裁定,维持了上述判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