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断国家风险与潜在危机 要同时考虑存量流量两方面

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新兴经济体:资本外流与债务风险”分论坛9日举行,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在参加讨论时表示,资本流出会对一国经济造成何种伤害,要看这个国家储蓄与投资的对比关系。高储蓄率国家对资本流动的敏感性较低,低储蓄率国家面临大规模资本流动时则更容易发生危机。

经济流量与存量整体健康
经济流量与存量整体健康

他说,外汇储备的流动对中国经济的伤害不大,因为我国的外汇储备主要是通过经常项目顺差获得的,而不是通过资本项目获得。李扬同时谈到,中国是发展中国家,对债务问题一直保持高度关注,整体看中国的资产负债表很健康。“有些市场人士一直在唱空中国,我想这是没有依据的。”

他表示,要判断一个国家是否存在较大风险和潜在危机,要同时考虑存量、流量两方面。“流量”要看储蓄投资,“存量”要看资产负债。当前中国经济无论从流量看还是存量看,问题都不大。虽然杠杆率偏高,但杠杆率本身并不说明问题,关键要看其中不良资产的占比。“在不良资产这方面,中国目前还没有很明显的问题出现”。

李扬分析,目前中国的债务结构当中,居民负债虽上升较快,但仍处于安全范围;中央政府资产负债表十分健康;地方政府存在一些债务问题,正在逐步处置,到去年第四季度,地方债务增长已经出现持平;企业债务又分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两部分,从整体看,企业杠杆率在去年末略有下降,其中民营企业下降很快,但国企杠杆率还在上升。

他说,中国企业资产负债方面的问题主要出在国有企业,因此决策层提出要解决国有企业特别是僵尸企业的问题,预计通过三年左右时间可以见到较大改善。同时,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成就很多都来源于私人资本的发展,预计今后几年中,也会看到越来越多支持私人资本的政策,中国经济活力是有保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