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范金融资产管理业务 从制度上杜绝监管“牛栏关猫”

28日召开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关于加强非金融企业投资金融机构监管的指导意见》。这意味着,数日前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提及的补齐监管短板的三份文件,有两份即将公布,金融监管正从制度上强调监管姓“监”,远离“牛栏关猫”、“铁路警察各管一段”的现象。

资管新规等获通过
资管新规等获通过

会议指出,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要立足整个资产管理行业,坚持宏观审慎管理和微观审慎监管相结合、机构监管和功能监管相结合,按照资产管理产品的类型统一监管标准,实行公平的市场准入和监管,最大程度消除监管套利空间,促进资产管理业务规范发展。

《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被市场称为资管新规,于去年11月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但正式稿一直迟迟未出台。中国人民银行2月曾表示,做好资管新规社会意见的研究吸收工作,会同相关部门进行修改完善,按程序报请国务院批准发布。

本报在全国两会期间曾经报道,资管新规正式稿很快就将出台实施。为了配合资管新规,相关监管部门对现行监管规则进行了系统梳理,研究借鉴国内外监管实践,起草了银行理财业务监管办法,拟作为资管新规配套细则适时发布实施。

会议还强调,加强非金融企业投资金融机构监管,要坚持问题导向、补齐监管短板,明确企业投资金融机构服务实体经济的目标,强化股东资质、股权结构、投资资金、公司治理和关联交易监管,加强实业与金融业的风险隔离,防范风险跨机构跨业态传递。

混业经营趋势下,实体企业投资金融机构的过程中滋生了乱象。“部分实业企业热衷投资金融业,通过内幕交易、关联交易等赚快钱。”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周小川曾在署名文章中指出,建立健全金融控股公司规制和监管,严格限制和规范非金融企业投资金融机构,从制度上隔离实业板块和金融板块。

“一些非金融企业在投资控股金融机构的过程中,逐步暴露出一些问题和风险。”人民银行西安分行行长白鹤祥此前接受上证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如虚假出资或者循环注资,资本约束弱化;股权安排和金融运作复杂,规避金融监管,获取政策套利;盲目扩张金融业务,导致脱实向虚,金融业和实业之间的风险交叉和传递加大等等。

在股权结构方面,白鹤祥建议,应加强信息披露,严格股权管理,定期向监管机构报告其治理结构、股权变动、内部交易等情况,提高公司经营管理的透明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