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黄浦二股东内部控制权变更 将股权转让给盛誉莲花

炒壳热潮退去,杠杆举牌者何去何从?新黄浦11月15日发布权益变动提示性公告,披露二股东上海领资内部控制权变更事项。公告显示,王丁辉、王为兵分别将其持有的福州领达90%、10%的股权转让给盛誉莲花。由于福州领达为上海领资的普通合伙人暨执行事务合伙人,负责上海领资的最高决策,此次交易后,盛誉莲花将间接控制上海领资持有的新黄浦17.64%的股权。

与此同时,上海领资两名有限合伙人云南信托-汇金1660号、厦门信托-汇金1658号也均进行一般信托受益权的调整,中崇投资悉数受让王丁辉、寿光晨鸣持有的一般信托受益权。通过上述两步,王丁辉从新黄浦脱身,盛誉莲花的实际控制人仇瑜峰就此间接入股新黄浦,成为举足轻重的“二东家”。

新黄浦二股东股权换位
新黄浦二股东股权换位

回溯王丁辉举牌新黄浦的路径,其“四两拨千斤”的杠杆策略彼时颇受瞩目。今年一季度,上海领资快速建仓,通过三次举牌拿下新黄浦15%的股权。二季度继续加仓1483.1万股,将持股数量提升至9900.58万股,持股比例达到17.64%。根据区间股价初步测算,上海领资此番动作耗资约20亿元。

举牌资金哪里来?面对交易所的问询,王丁辉透露,其以多年积累的3亿元作为启动资金,加上质押持有的挂牌公司股权,按照8%的年化利率融资5亿元,并与另一出资方寿光晨鸣一起作为一般级委托人,引入两个信托计划,最终撬动30亿元的资金,用于对上市公司进行举牌。

换言之,王丁辉动用了数倍杠杆,来押注了这场赌局。那么,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大举进入又快速撤出,王丁辉究竟是盈是亏?此次公告并未披露具体交易价格,但从新黄浦下半年来波澜不惊的股价表现来看,收益情况并不乐观。

值得一提的是,上海领资连续举牌并未撼动新黄浦的实际控制权。目前,公司第一大股东新华闻对新黄浦的直接持股比例为17.92%,并通过三个西藏信托的信托计划持有新黄浦股权,合计持股比例达25.07%。

杠杆玩家急于离场,谁又愿意此时来接棒?公开资料显示,盛誉莲花的实际控制人仇瑜峰也是中崇集团董事长。中崇集团官网介绍,集团围绕大宗商品产业链,开展投资业务,目前已建立起大宗商品供应链集成服务、地产开发管理及跨境基础建设投资、金融投资和衍生投资等业务板块。盛誉莲花方面表示,看好新黄浦所从事行业的未来发展,拟在未来12个月内适时继续增持公司股份。

对此,新黄浦发布公告表示,盛誉莲花具体增持计划尚未明确,为保证公平信息披露,维护投资者利益,公司股票于11月15日起连续停牌,公司将在核查增持计划并公告后申请股票复牌。11月15日晚间,新黄浦披露了交易所的问询函。问询函要求盛誉莲花补充披露增持信息,并说明是否谋求上市公司控制权。同时,补充披露受让领资投资合伙人相关权益所支付的对价,两个信托计划的稳定性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