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转债拟募资额逼近3000亿 历史上“堰塞湖”格局

可转债拟募集资金额度正在逼近3000亿元大关,这也是可转债历史上少有的“堰塞湖”格局。由于当下可交易的可转债仅有19只,客观上造成了整个市场估值偏高。多位机构人士表示,目前择券难度极大,期待可转债发行新规亮相,届时可以有更多标的选择。

可转债受再融资影响
可转债受再融资影响

此前受到再融资新规的影响,高速扩张中的上市公司难以像此前一样选择非公开发行等方式融资,因此可转债受到追捧,成为持续融资的可选方式。上周,又有多家公司公布了最新转债预案,包括中国核电华鑫股份、长盈精密、盛路通信莱克电气、张家港行、亿纬锂能等。

数据统计显示,截至周一,两市公司共有13家公司方案获得证监会批准;71家公司方案获得股东大会通过;此外还有22家公司仅公布了发行预案,累计拟融资额度为2843亿元。“如果加上7个公募可交换债发行预案,那么拟募集资金已突破3000亿元大关。”兴业证券可转债研究员左大勇表示。

“如此巨量的可转债,按照传统发行节奏,很难消化。目前,市场仍需等待交易所发行新规的出台。”华创证券分析师王文欢表示。此前,为解决可转债发行过程中产生的较大规模资金冻结问题,证监会对可转债发行申购制度进行改革,将资金申购改为信用申购。上交所也于6月对外征求意见,但是尚未正式实施。

王文欢认为,目前市场比较关注发行新规出台的时间,这会对二级市场定价产生一定的冲击。可交换债领域已经开始试水信用申购。近期大金融板块活跃,银行、证券和保险板块持续走强,带领大盘站上3300点。可转债市场受此推动,相关金融转债也呈现出上涨态势,但涨幅正在收窄。中证转债指数也很难重现本轮行情之初大幅跑赢沪深指数的情形。

左大勇认为,对于转债而言,股市走强有利于带动可转债继续上涨。但可转债也需要面临优质标的绝对价格和估值双高的局面。最新数据显示,目前可转债整体的转股溢价率仍在20%以上。“此前公司正在打算开发一款可转债产品,但现在涨成这样,也很难顺利推进了。只能等待市场新规落地,期待市场能够加大供给,可以选择更多标的,同时在合理价格建仓。”一家券商资管人士透露。

在记者采访中,不少机构对此也表达了顾虑。左大勇认为,目前上市的5只金融转债,自身基本面在行业内部来看均不差,但可转债择券其实空间有限。静态看,国君和光大转债是比较理想的选择,但实际上估值也不便宜,且均未进入转股期。

中金公司张继强认为,经过6月、7月估值连续拉升之后,可转债市场对股市涨幅略有透支。不同以往,当前的潜在供给规模很大,可转债估值不可能无限度上涨。因此,当前市场券种仍少,选择空间小,大范围操作难度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