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企试点改革开始加速推进 建立标准体系是关键

作为国企改革重头戏,2017年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试点将扩容且授权力度正在加大。《经济参考报》日前获悉,目前多家选定的试点央企基本已经明确了改革思路并制定了相应的改革方案。与此同时,地方国资国企也加速布局,纷纷改建和组建国资投资、运营公司,下半年,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试点有望在一系列政策的助推下继续扩围。

框架体系基本形成
框架体系基本形成

值得注意的是,从目前发展情况来看,部分省市国有资本运营投资平台功能定位还不清晰。业内人士建议,要进一步明确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授权的内容、范围和方式,并分类探索和形成适合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的方式和手段。

优化试点改革“进”“退”并举

国资委相关负责人向记者透露,本次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试点,主要从三方面进行积极探索:首先,发展国有资本专业化运营,同时探索有效的投资运营模式;其次,探索国资委与企业的关系,完善国有资产监管方式;最后,推进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内部改革,探索市场化的企业经营机制。

一位国资人士称,下一步国资委还将把更多的股权划拨到国有资本、运营公司试点,同时试点范围也会进一步扩大。

目前央企的试点改革已经开始加速推进。记者了解到,从诚通集团、中国国新率先启动国有资本运营公司试点,到国投、中粮、神华、宝武、五矿、招商局、中交、保利8家央企试点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企业已达10家。不仅如此,地方的相关试点改革也在加速“落地”。37家省级国资委中,有21家改组组建了52户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

“从试点的进展看,两年多来,10家中央企业不断推进改革试点工作,在试体制、试机制、试模式等关键环节勇于探索和突破,试点起步良好,取得了阶段性成果。”国资委副秘书长彭华岗表示。据了解,10家试点企业2016年实现利润总额2450亿元,较上年增加765亿元,同比增加45%,远超央企平均水平。

投资公司一定要‘有进有退’,”一位国投负责人告诉记者,“不断调整优化业务结构,才能提高资源配置效率。”“进”即通过重组整合推动公司发展。

由于在同一行业或同一领域常常存在多个同质性企业,国企内部竞争的情况一直比较突出。而试点投资公司积极推动相同板块的资源整合,使国企以“做大”至“做强做优”。如中粮集团聚焦粮、油、糖、棉主业,以核心产品为主线整合组建多个专业化公司。

在全球粮油市场低迷的局面下,中粮集团逆市增长,2016年实现利润总额61.5亿元,同比增长79%。“退”即退出低效无效资产领域。中粮集团退出了酒庄、木材领域,招商局采取清算或转让方式退出了多家燃气公司,基本告别了燃气业务,国投先后退出了航运煤炭板块。

这样的“进”“退”并举,其用意就是优化资源配置,调整企业结构。中国诚通最近也披露,将新设总规模达3500亿元的国有企业结构调整基金,并在此基础上承接并盘活、利用各类国有资产,通过资产经营和资本运作,推进商业类企业进行改制上市,加快资产证券化进程。

红利政策框架体系基本形成

改组组建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是十八届三中全会确立的完善国有资产监管体制、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重大举措,是国资国企改革的关键环节。

近年来,政府围绕这项改革积极进行政策布局。《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国务院关于改革和完善国有资产管理体制的若干意见》、《国务院国资委以管资本为主推进职能转变方案》等陆续对改组组建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提出了具体要求。

历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政府工作报告中也都明确提出过,加快推进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试点。专家认为,目前政策框架体系已经基本形成。

根据上述系列政策部署,国有资本投资公司和运营公司的定位是通过开展投资融资、产业培育、资本整合,推动产业集聚和转型升级,优化国有资本布局结构;通过股权运作、价值管理、有序进退,促进国有资本合理流动,实现保值增值。

就此,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研究员胡迟此前表示,改组组建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是国有企业改革发展的需要以及国有资产管理体制改革的客观要求。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都是国资委制定的国有资本战略和国有资本经营预算的实施载体,以国有资本的保值增值为目标。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与所出资企业强调以资本为纽带的投资与被投资的关系,更加突出市场化的改革措施和管理手段。

实践建立标准体系是关键

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向记者表示,目前国资监管已经开始提速,国务院办公厅前月公布的《以管资本为主推进职能转变方案》和《关于进一步完善国有企业法人治理结构的指导意见》意味着改革已经进入了实操阶段。

“实际上,企业的重组、改制、上市都是经营过程中比较常见的行为,但是在我国运行多年的国资管理体系下,国企的所有权与经营权界限不明晰,出现了各级国资委不仅拥有国企的所有权,也全程过问国有资本投资运营情况的现象。”

李锦说。因此,他认为《以管资本为主推进职能转变方案》所列出的43项被精简的国有资本监管事项,就是国资委的放权清单,“这明确了国资委依法履行出资人职责,专司国有资产监管,不行使社会公共管理职能,不干预企业依法行使自主经营权的界限。”

值得注意的是,从目前改革探索看,存在两个主要问题:一是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定位难以确定;二是运营方式与监管模式尚未成熟和定型。不少业内人士建议,要进一步明确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授权的内容、范围和方式,并分类探索和形成适合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的方式和手段。

李锦认为,国企改革焦点是经营权,必须把所有权与经营权分开。“改革的办法是在所有权与经营权之间‘切两刀’。一刀从组织体制上切开政府与企业的联系,一刀从运行机制上切开出资人代表与职业经理人的联系,使得国有企业成为独立的市场主体,国企充满活力才能成为现实。”李锦表示。

“国资委能否切实把权力放好、放到位,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是否能把权力接住、把资本管好,是国资监管机制改革能否顺利推进的关键。”李锦表示,一方面实现管资本相关的职能调整,需要有相应的组织框架,因此新的投资运营公司是可以预见的;另一方面,建议继续出台对改革实际操作有较强指导意义的文件,怎么操作、怎么算做好,都应该建立相应的标准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