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价走势与钢价再度背离 钢强矿弱格局背后

回顾2017上半年钢矿行情,可谓是对2014年行情的重演,矿价走势与钢价再度背离。近期,伴随螺纹钢反弹,铁矿石期货价格也有所反应,但随着价格走高,抛压日渐加大,出现冲高回落态势。

铁矿石上演笔尖对决
铁矿石上演笔尖对决

就在矿价逼近400元/吨一线之际,市场走势愈发迷离,黑色分析师们开始了隔空斗法,有看多者认为目前正在筑底,有看空者认为需求已至瓶颈而供应压力仍大,也有的认为跌破400元/吨以下会逐渐触碰到非主流矿山成本,预计会是矿价的相对低位,短期跌破或有可能,但难以长期运行。这场笔尖上的对决,谁将胜出,且拭目以待。

钢强矿弱格局背后

钢强矿弱的格局依然再延续。近三个交易日,螺纹钢主力1710合约微涨0.12%,而铁矿石主力1709合约则累计下跌3.29%。回顾上半年钢矿走势可见,矿价整体呈现单边下行走势,自680元/吨跌至400元/吨区间;螺纹钢则在2900元/吨至3500/吨之间宽幅震荡

“当前主要价格下跌的原因,还是钢厂的高炉产能利用水平持续扩张已经数月,当前矿石需求已近瓶颈。加上钢厂短期原料库存水平已经有所提升,在铁矿供给总量居高不下的情况下,铁矿石价格难以在60美金以上更上层楼。”国投安信期货分析师孙知晗表示。

西南期货分析师夏学钊表示,首先需要对近期的反弹进行定性,铁矿的反弹主要是跟随性的:螺纹的大幅反弹、极高的钢厂利润以及跌至低位相对低位的矿价给反弹提供了一定的理由。

但是,铁矿终归是供求过剩的,今年新增的高品矿终究是摆在那里的,铁矿石港口库存创出历史高点也是不容否认的,这是我们中期看空铁矿石的坚实基础。故而,一旦螺纹期价涨不动了,矿价也就失去了反弹的理由,回落顺理成章。

方正中期期货分析师田欣沅便指出,在前期集中补库后,钢厂库存增加,因此在矿价走高后采购相对谨慎,但贸易商对后市偏乐观,因此双方博弈下短期价格难有较大波动。不过七月中期后,外矿到港压力将再度回升,预计港口库存也将随之上涨,而钢材方面高位资源成交受阻,后期铁矿需求不容乐观,因此供需偏弱格局将再度支配铁矿走势。

不过,也有分析师持相反意见。“矿价压力非常明晰,2017年罗伊山扩产重演FMG增产之年,供应压力下矿市空头十分明确。伴随3月现货崩盘,普式指数从90+美金跌至50+美金。尽管从供需角度看,矿市现货下行风险尚未完全释放,但随着矿价跌至400元边际减产成本线附近,做空已十分鸡肋。”华泰期货分析师许惠敏表示。

供需平衡2.0

站在年中的时点,许惠敏认为,有必要在已有基本面基础上对年初的钢矿供需平衡表进行修正。

“整体来说,矿市空头方向明确,且比年初预期更差;但螺纹单品种供需缺口节奏超预期。”许惠敏说。

其认为,年中的预期修正主要集中三个方面。一是终端需求好于预期。根据房屋销售等先行指标,市场年初对于2017年的经济形势并不乐观,且多数判断认为经济形式呈现前高后低。但在在建工程赶工、房企补库存等支撑下,上半年以房地产为主的需求表现超预期。年初其对于终端需求的判断为-1%,年中修正为1%。且从其跟踪的项目施工存续期来看,需求支撑最起码能延续到三季度底。

二是螺纹单品种供应释放慢于预期。尽管市场目前仍无法准确衡量地条钢打击导致供应收缩的具体量。但仅从大数估算,其年初也认可螺纹单品有供需缺口是大概率事件。4到5月份的螺纹库存下滑印证了这一缺口的存在。高利润下,高炉增产、铁水分流等形式能够提供潜在增量。目前看来,这些增量逐步兑现,但释放节奏非常缓慢,节奏上低于年初预期。

三是矿市需求低于预期。“年初包括我们在内的大部分声音都对矿市表示悲观(去年年底铁矿石港口库存已经开始堆积),但实际表现比年初预期得更差一些。这一偏差或来自高炉原料中废钢等低成本对于高炉铁水的替代。据样本调研显示,部分高炉转炉废钢比例2017年上半年增加了5%,折算下来对铁矿石的挤压量大概在1000万吨(估算)。”许惠敏说。

分析师隔空“掐架”

对于供需层面的看法,有分析师提出了与许惠敏不同的意见。

钢铁产业供给侧的主要影响就是在于严控高炉产能,在高利润持续了数个季度的情况下,基本上高炉的产能开工和产能利用率都已经提升到一个非常高的水平(能开的都开了,开了的也基本都满产了)再往上的空间不大,换句话说就是铁矿的需求已经到了瓶颈。”孙知晗表示。

供给方面,孙知晗认为,季末矿山发运量是非常高的,前期上涨市场有炒作纽曼矿区事故发运受限的情况,但七月已经恢复正常了,事故暂时没有特别大的影响,后期总体供给还是比较高位的。而且下半年供给增量里边高品矿也比较多,也符合钢厂现在的采购偏好,不容易出现结构性的供给短缺。

孙知晗认为,中期来看,铁矿供应量仍较大,高炉产能持续扩张致使矿石需求已近瓶颈,板材景气度向好仅支撑钢厂短期小幅补库,铁矿上涨仍缺乏持续性的支撑因素,但供应过剩是较为确定性的,后期价格将继续回到60美元以下。

夏学钊则表示,供需过剩的基本面其实一直没变过,这也奠定了上半年矿价整体疲弱的基调。不过,矿山的发货和钢厂的采购节奏会有变化,故导致市场价格起伏。供需过剩的大背景意味着铁矿石后市料将延续弱势,只可能出现间歇性反弹,不会出现转势。但是400元/吨以下会逐渐触碰到非主流矿山成本,预计会是矿价的相对低位,短期跌破或有可能,但难以长期运行。

许惠敏表示,考虑边际成本线,矿市在45美金基本能够达到平衡。盘面400元/吨已经反映这一价格预期,然而现货仍在缓慢筑底中。现货端,不论是非主流矿还是内矿,均已看到减产迹象。但这些减产量尚不足以扭转当前供需压力。因此,矿价中长期存在多头配置空间,但暂无驱动。

矿市可能的利多源自三个方面:第一,边际减产量达到6000万吨。这部分减产量才刚刚开始,普氏现货或跌破45美元。但盘面在减产预期支撑下,下方跟跌恐非常有限。第二,钢厂原料预期改变,铁矿石原料补库存。

也就是中间投机需求的增加,考虑当前钢厂原料库存处于22天的极低水平,一旦发生集中补库,原料端或有一轮补涨。微观调研显示,随着矿价跌破60美元,以及内矿、非主流的小幅减产,部分钢厂远期预期已经发生改变。但巨大短期供应下,集中补库动作尚未发生。当前港口总货源虽然充裕,但PB等主流货可售资源较为紧缺。第三,铁矿石交割规则的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