销量连年负增长 一汽夏利出售股权近一年未见转机

从业绩下滑面临退市危机,到大股东一汽股份解决同业竞争的时限一再拖延,再到靠转让一汽丰田股权“扭亏”,一汽夏利一度成为车企的反面教材。

一一汽夏利销量连年负增长
一汽夏利销量连年负增长

按照一汽夏利之前的说法,出售天津一汽丰田15%股权的目的是为了筹集资金,继续开发和生产骏派新车型。

记者注意到,在今年4月份上海车展发布“骏驰计划”之后,一汽夏利将未来全部押宝在2014年面世且至今表现并不乐观的骏派品牌上。在新骏派D60上市现场,一汽夏利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志平确认了“雪藏”夏利品牌的决定,将骏派上升为一汽夏利的核心品牌

事实上,截至目前,距离天津一汽丰田股权被出售近一年时间,当初的25亿元收益究竟为一汽夏利带来了哪些改变?

销量连年负增长遭深交所问询

《证券日报》记者发现,从一汽夏利发布2017年一季度财报来看,更多的现金流并没能让一汽夏利走出亏损,营收和净利润均同比下滑。而天津一汽丰田的持股变化除了对其应收账款和投资者收益有所影响之外,其它的影响并未在一季度报表中有所体现。

就在日前,针对一汽夏利销量连年负增长,深圳证券交易所发问询函着重询问天津一汽丰田15%股权的转让对一汽夏利2016年度的财务报表造成了哪些影响?一汽夏利在2016年年报中显示的与一汽股份之间的2332.52万元应收账款是否构成非经营性资金占用?

随后,一汽夏利回复称,股权转让完全符合手续,本次转让为一汽夏利带来了17.76亿元的实际收益,2332.52万元的应收账款实际是股权转让过渡期间的财产损益。按照合同,该笔费用应由一汽股份承担,该笔收入已于今年2月10日收回,属正常经营往来,不构成非经营性资金占用。

有行业分析师向记者表示,早在2015年,一汽夏利就曾通过向一汽股份出售资产,使得公司所售资产增值10.2亿元,从而摆脱了当年摘牌的困境。夏利出售一汽丰田股份,实际上与2015年的举动并无二致,只是让一汽夏利账面上的业绩变得好看。

值得一提的是,深交所的问询函中指出,一汽夏利为何只在京津地区实现营业收入上涨,而其他区域营业收入均呈现下降趋势

经过核实数据后,一汽夏利表示,由于京津区域和东北区域的统计出现串项,导致2015年和2016年年报中部分数据出错。而经过修正后,《证券日报》记者发现,一汽夏利2016年京津地区营业收入为6.67亿元,较2015年下降-3.22%。这也与其他区域相同,都呈现下降趋势

卖车不如卖股权骏派盈利能力遭疑

事实上,一汽夏利也挣扎努力过。2014年推出新品牌骏派;2015年在连续两年亏损面临退市时,一汽夏利打响了“保壳战”,从公司管理层“换血”,到押宝新款骏派;从采取六大措施解危,到与一汽吉林共享品牌,力图借一汽资源摆脱困境,但所有的努力在一汽整体上市和自主板块整合一再拖延的背景下都难有实质性效果。

数据显示,一汽夏利2013年和2014年分别亏损4.79亿元和16.59亿元,2015年其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则为-11.82亿元,而2016年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16.76亿元,同比下降41.86%。

在此背景下,扭亏成为一汽夏利的当务之急。在今年4月份举办的上海国际车展期间,一汽夏利发布了名为“骏驰计划”的全新品牌规划。然而,在汽车行业分析师钟师看来,一汽夏利很难凭借骏派这一品牌实现自救。“即便市场规模再大,机会也不会等着企业。现在主流的国产自主品牌的研发能力、制造能力、销售能力以及营销手段均达到了很高的水平,这对于规模较小、销售网络不畅、投资者兴趣不大、消费者品牌不了解的车企而言,市场也不会为其留有过多的发展空间。”

据了解,一般来说年销量达到5万辆,车企才能勉强达到盈亏平衡点。数据显示,2016年,骏派品牌累计销量仅1.7万辆,其中骏派A70累计销量4333辆,骏派D60累计销量1.2万辆,同比下滑78.1%。

另外,由于同业竞争没有解决,一汽夏利多次面临股价波动和投资人信任危机。2011年,一汽股份向一汽轿车和一汽夏利作出不可撤销承诺,在成立后5年内通过资产重组或其他方式整合所属的轿车整车生产业务,以解决与一汽轿车和一汽夏利的同业竞争问题。但5年后,一汽方面却要求股东方再给予“3年额外时间”来解决同业竞争问题。

就在今年4月29日,一汽轿车发布一季度业绩的同时,再次恳请一汽轿车股东大会同意将一汽股份整体上市的承诺延迟三年,遭到了投资者的集体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