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实施税改 欲与中国争夺世界工厂地位

继印度大规模的“废钞”行动后,印度莫迪政府于7月1日正式启动了独立以来的最大规模税改——统一全国税制,又称商品和服务税(GST)税改。

印度实施税改
印度实施税改

虽然一些在印度投资的中企对印度最新启动的大规模税改还有些摸不到头脑,但多数企业对此举的态度都很乐观。简化流程、压缩成本、刺激流通和销量,是在印度投资的中企预期的利好。

运营成本预期或降5%

此次全国统一的消费税征收体系大大简化了旧制度的繁杂和混乱,变得简单而明晰。

澜亭(印度)律师事务所顾问樊桂东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以往企业要注意各个邦的特殊税率,商品跨邦运输时还要缴纳入市税。“此次税改绝对是巨大的进步。”可以为企业在税务申报缴纳返还等阶段节省不少合规方面的时间和成本。

进入印度第9个年头才转亏为盈的海尔印度公司对于印度的税改颇有期待。

“原来每个邦的税率税制都不相同,货物跨邦也要缴税,我们在每个邦都必须设立仓库,还要配备对应的财务人员和管理人员,管理流程冗长,成本也非常高。”海尔集团南亚印度产品总监黄德成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现在在全国范围内统一了税率,逐步形成了统一的市场,我们就可以合并精简一些仓库和办事处,成本会大幅压缩,管理也会简单很多。”

根据黄德成初步估算,新税率实施后,海尔印度公司的运营成本预计可以降低1%左右。但由于新税率的实施还刚刚开始,实际可降的成本还需要核算。

9年前就进入印度的隧道股份上海城建印度基础设施有限公司项目经理李荣祥则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新税率大概可以让整个运营成本下降5%左右。“以往各地税率不同,从别的邦采购材料时在测算上会比较麻烦,有时候就不愿从外邦采购。”李荣祥认为,税率统一后,测算上更方便,也有利于物资流动。

税率调整如何影响消费

根据商品性质的不同,印度新税法将税率划分为5%、12%、18%和28%四个等级,基本商品税率最低,奢侈品税率最高。

包括冰箱、空掉和洗碗机在内的家电行业被定为税率最高的一档——28%,在流转环节的税率和以往的26%相比提高了2个百分点。黄德成表示,海尔会因为税率的提高而将产品的售价调高2%左右。但由于整个行业的价格都会略有升高,黄德成认为这并不会影响消费市场。

“长远来看,我认为对消费有正面影响,会拉升消费。”黄德成对第一财经记者说,因为新税改将鼓励流通,并慢慢培育出零售巨头,明显完善当地的消费环境并提升消费体验,让好的产品更便利地流通到各个角落。这意味着更激烈的竞争,在这样的竞争中,市场价格也会出现自然下调。

在金属、矿石和建筑材料领域,此次税改让这些品类部分调高,部分则有所降低。比如煤炭的流转税从原先的12%下降到了5%,水泥从原来的29%下降到了28%,而钢铁的税率则从原先的10%上升到了18%。因此,对在印度承建地铁等基建项目的李荣祥团队来说,税率从整体上来说变动不大。“目前主要都在适应期,稍微有些影响,但幅度不大。”李荣祥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矿产类产品的税率下降最多,看起来是希望鼓励这些资源的开发。

总体来说,樊桂东认为,相比之前中央和地方在很多商品消费环节存在双重征税,新的税率整体是有所降低的。但他也提到,有些商家在调价时可能会把隐形的成本转嫁给消费者,因此税改对于当地商品价格的影响还有待观察。

由于新政才刚实施,不少企业人士认为新税率带来的影响至少要到这个月的月底才能真切感受到。当地的餐饮行业生意一如往常。

樊桂东说自己在商场里看到了GST服务台,专门供人们咨询新税改相关的疑惑。“印度人买东西时看账单很认真,会去服务台问GST对他买东西到底有什么影响……整个市场还是很期待的。”

应有专门人员来适应税改

正泰集团印度总监白文轩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由于新税改实施,最近不少企业账户都处于关闭状态以做切换工作,而他们也在学习新税制的过程中。

中国工商银行孟买分行的负责人也对第一财经记者说,他们已经修改了报表系统设置。

樊桂东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虽然GST会为企业减少税务合规的时间和成本,但这需要建立在熟悉掌握GST规则的基础上。“GST规则是全新的,需要对公司相关人员进行培训和学习,全面掌握相关操作规则。另外,GST在电子化方面,比如GST的注册申报缴纳等流程和相关的GST电子系统紧密联系,这也需要有专人去负责,尤其是在实施初期会存在不足和需要修改的地方。”他提出,“(在印度的)中国企业必须安排专门的人员,比如开展财务人员的培训或借助专业机构去学习和掌握樊桂东的规则和操作。”

不管是此前的大规模“废钞”行动,还是刚刚推出的大规模税改,莫迪政府在改革上的雄心不容置疑。但步子大,也不免在操作层面存在理想与现实的差距。

黄德成表示,此次新税制的改革,当地政府也并没有完全准备好。由于中央和地方一直存在利益分配上的拉锯和博弈,此前对于GST税改正式实施时间的普遍预期是会推迟到9月,但6月初宣布7月1日必须实施。“这次税改几乎牵涉到90%的企业,都要上税务系统、规范税务操作,还有基层硬件需要升级,操作层面存在差距。”

在樊桂东看来,推了十几年的改革是印度改善营商环境的重大举措,但再好的政策都需要适应和磨合的过程。“就像‘废钞’一样,对民众和行业的影响肯定会显现出来,需要进一步观察。”他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