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商银行分红暗战 中静系所提议案被否

持续的交锋也让徽商银行受到冲击,目前该行A股IPO排队状态处于“中止审查”,而其H股公众持股比例仍未达标且持续降低。对于互相较劲的双方来说,任何一个事件都可能引发新一轮的冲突。

徽商银行分红暗战
徽商银行分红暗战

如果说一年前在是否发行优先股问题上徽商银行与其大股东中静系方面发生了首次对峙,那么最新的该行2016年度分红方案则成为了双方新一轮较量的导火索。徽商银行与中静系连续两年在股东大会上推出内容完全相悖的议案,尽管双方都在表达各自的理由,但实际情况则对徽商银行造成了实际影响。目前,徽商银行A股IPO已然处于“中止审查”状态,而该行H股公众持股比例仍旧未达到香港联交所25%的最低规定,且还在持续走低之中。

中静提出新分红方案

再次折戟股东大会

早在今年3月份,徽商银行就已对外宣布了其2016年度的分红预案,拟向全体股东派发现金股息每10股0.61元(含税),而这与2015年该行每10股1.59元(含税)分红相比出现了较大下降,而这一预案也将上交该行上月召开的股东大会上进行审议。对此,徽商银行方面表示,该行董事会的2016年度分红预案是为了留存利润补充资本以及为满足8%的监管预警底线的需要,符合该行及其股东的整体利益。

而与徽商银行2015年度股东大会所出现的情况相仿,此次该行大股东中静系再次提交了一份与原分红方案完全相悖的议案,既“提高至与2013年—2015年平均分红同等水平”的补充决议案,而根据此份新议案,徽商银行将要每股派发红利0.193元(含税)。提交补充决议案的中静四海实业有限公司(下称中静实业)认为,徽商银行董事会的分红方案并不合理,补充资本不能简单靠减少股东分红解决。由于徽商银行表示不会撤回已提交股东大会的相关分红议案,并要求股东合理酌情投票。因此这两份截然不同的议案再次提交股东大会进行PK。

最终,在日前召开的徽商银行股东大会上,徽商银行董事会提出的既定分红方案获得通过,中静实业提出的“建议提高2016年度分红水平”临时议案则未获通过。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徽商银行与中静系方面的首次正面交锋。在去年召开的徽商银行2015年度股东大会上,徽商银行方面所提出的发行优先股与中静实业提出的终止发行优先股的两个截然相反的议案,就出现了同时提交股东大会进行表决的状况,最终该行大股东方面临时提交的终止境外非公开发行优先股议案也未获通过。

徽商银行A、H两地 均陷入困局

一方为徽商银行董事会、另一方为大股东中静系的较量已持续一年时间,双方似乎并没有任何收手的意思。日前,中静集团董事长高央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对外表示,徽商银行降低分红就是为了打压已方,中静方面与徽商银行董事会并没有分歧,“只与徽商银行董事长有分歧”。

但双方分歧不断,事实上已影响到了徽商银行包括A股IPO在内的发展大计。

目前,正在筹划“A+H”并处于证监会A股IPO排队名单中的徽商银行的排队状态已变为“中止审查”,即“发行人主动要求中止审查或者其他导致审核工作无法正常开展的”。对此,徽商银行公告称,鉴于该行须就相关法律法规及证监会要求所涉及的部分事项与部分董事、股东进一步协商,且考虑到该行审计服务机构面临更换,该行董事会通过决议,决定向证监会申请中止审查A股发行。

而据《证券日报》记者了解,造成中止审查的原因正是由于中静实业作为该行第一大股东、其实控人作为该行非执行董事并未在申报材料更新稿上签字所致。对此,高央对媒体表示,由于其向徽商银行方面指出的公司治理上存在的问题未获回复等原因,基于监管部门对申报材料真实性、准确性、完整性需要由董监高签字确认并承担责任,因此其无法在申报材料的更新稿上签字。“据我所知,还有其他董事也没有签字。”

与此同时,徽商银行还深陷于其公众持股量持续低于香港联交所规定的25%的最低水平的尴尬状态之中,而由于中静方面仍在加紧进行增持,徽商银行H股的公众持股数量还在持续下降之中。根据最新披露数据显示,作为一家H股的上市银行,目前徽商银行H股的公众持股量持续下降已从19.94%继续降至约19.68%,持续低于香港联交所规定的25%的最低水平。而就在6月23日,中静系旗下的中静新华香港透过场内交易增持了徽商银行2817.4万股H股,目前合计持股比例已高达。目前宋基会持股数量已增至14.61%。

徽商银行公告称,正积极寻求尽快恢复该行公众持股量的解决办法,包括继续推进A股IPO、就建议该行主要股东减持股份取得联系以及择机进行H股配售这三种方案。而目前该行A股IPO已然被“中止审查”、大股东中静系方面还在不断增持,显然要想短期内恢复25%的联交所监管下限短期内仍非易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