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单车退出行业 合伙人模式败给市场

从开始运营到退出行业只有不到半年,悟空单车的命运令人唏嘘。其运营始末,留给市场的除了“首家退出”,还有一个标签,那就是“合伙人模式”。

悟空单车
悟空单车

据了解,悟空单车推行的这一“轻资产”运营模式,其意向投资资金和最终实际投资差额高达50倍。有分析认为,如今的共享单车市场,已不单单是资金的比拼,更是供应链、市场等多重博弈的战场。在多重因素的相互作用下,同悟空单车一样的“参赛者”再想用小投入发展同类产品,最终失败的可能性很大。

曾创“合伙人模式”

摩拜单车选择自主设计、生产,制造成本相对比较大,经典车型在2000元左右;ofo则相对亲民,利用传统自行车厂商的产能优势,大规模制造成本在300元左右的普通自行车,以铺车规模来获取市场份额。

但不管两者区别如何,当前,我国共享单车领域几乎所有品牌都属于重资产模式。

“我们是第一家在共享单车领域提出轻资产理念并尝试去做的,去年提出并在今年1月实施。”悟空单车创始人雷厚义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

资产理念的载体即为“合伙人模式”。雷厚义说,当时团队要做共享单车,但资金问题成为横亘在他面前的首座大山,其为此想到一个解决方法,“我们把它称为合伙人模式,每辆单车投入1100元享有单车的100%所有权,以及永久的单车收益权及3年广告收益权。”

悟空单车的合伙人模式性质就是众筹,而众筹的根本目的正是融资,以搞活资金链、为打产业规模仗提供后方保障。

记者注意到,打造“合伙人”概念的并非悟空一家。今年1月,杭州骑呗也启动了“城市合伙人”计划。但骑呗的合伙模式更侧重于供应链方面,和整车厂商、传统零部件商等合作;而悟空单车的合伙人人模式则侧重于资金链方面。

此外,骑呗入局时就背靠阿里系,引入芝麻信用,将信用体系与共享单车的租赁进行融合。今年3月,ofo还宣布和骑呗合作,向后者采购定制车。

“合伙人是我们首创,其他有效仿我们模式做的。”雷厚义称,“人人单车好像也要推行这种模式,但能不能做成还有待市场检验。”

融资失败难以支撑

今年3月22日,在重庆市渝北区上丁公园对面的欧瑞锦江大饭店,雷厚义发布了被他寄予厚望的“合伙人”计划。

“当时,我还很乐观,目标几十亿元,甚至也想过上百亿元。”雷厚义告诉记者,几场推广活动下来,悟空单车合伙人模式的意向投资金额只有3000万元,最终真正投进来的资金还不到60万元。一盆冷水将其浇了个透心凉,“轻资产共享单车运营模式不得不面临破产

令人不解的是,为何意向投资额和实际投资竟相差50倍之多?合伙人模式失败背后,究竟有着怎样的经济逻辑?

对于失败的原因,雷厚义表示,“关键问题在于共享单车是个新事物,风险未知,因此意向合伙人缺乏信心。中国中小商户的安全意识很高,需要证明这个东西能盈利,但我们是第一家提出这个理念的,此前没有一个成功的范本,他们可能跃跃欲试却又保持观望,最终投过来的资金还是有限,所以在融资方面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

在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参加的2017第十七届中国企业未来之星年会论坛上,金沙江创投董事、ofo投资人朱啸虎公开表示,“现在是互联网经济,如果想单纯依靠融资扼杀对手是不可能的。”

诚如朱啸虎所言,如今的共享单车市场,已不单单是资金的比拼,更是供应链、市场等多重博弈的战场。

共享单车看似商业模式易于复制,其实不然。”财经学者布娜新告诉记者,在当下竞争白热化的阶段,共享单车的进入门槛越来越高。到了后期,优质的资源会被集中占领。

“任何行业都有着二八定律,当前共享单车行业已经有相对 坐稳 的巨头,小公司和新加入公司的机会已不多。”资本分析师唐川林认为。

“市场本就是 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 的适者生存逻辑,像悟空单车这样在竞争中倒下没有任何奇怪之处,毕竟在共享单车企业中,一是拥有雄厚资本的企业太多;二是正处在发展中的烧钱阶段,三是由非文明用户造成的投入损耗比例又太高。”一位分析人士直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