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经济已占三成GDP 腾讯互联网+步入连接深水区

互联网+代表的连接精神已渗入各行各业,日渐赋能经济转型。此背景下,4月20日,2017中国“互联网+”数字经济峰会在杭州举办,并“引”来周其仁、宗庆后、杨元庆和吴晓波等大咖共论“重新发现中国经济”。

数字经济已占三成GDP
数字经济已占三成GDP

峰会上,腾讯研究院重磅发布的《中国“互联网+”数字经济指数(2017)》(以下简称《报告》)显示,2016年我国数字经济总体量占到了GDP总量的30.61%,数字经济已经成为我国GDP增长的重要动力。分地区看,广东、北京、上海、浙江、江苏、福建、四川、山东、湖北、湖南位居“互联网+数字经济指数”榜单排名前十。

腾讯公司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表示,“互联网+”是手段,数字经济是结果,“互联网+”赋能实体经济将创造巨大的创新机会。现在,“互联网+”已经不仅仅局限在政务、民生、医疗等领域,更开始对零售、航空、制造等实体经济赋能。腾讯对自己的定位是在底层提供基础的“零配件”和连接能力,而“互联网+”最终的实践主体是传统企业本身。

“互联网+”后添数字经济的背后:赋能由浅入深

据了解,2017中国“互联网+”数字经济峰会由浙江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与腾讯公司共同主办,今年的主题是“赋能新结构连接新动能”,共有来自全国的2000多位政企学界人士参会。

对已举办到第三届的“互联网+”峰会,今年的名字增加了数字经济这一新关键词。对此,马化腾演讲时几乎开篇点题称,腾讯从2013年就开始积极倡导“互联网+”这个概念,自这词被写入2015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以来,过去的两年,腾讯继续积极地推动“互联网+”在各行各业的应用。

他继而说,如果看“互联网+”和数字经济两个概念的关系,“互联网+”是手段,数字经济是结果。不仅是在互联网新经济领域,很多传统行业也积极地拥抱互联网、拥抱数字化并取得了丰硕的成果。比如,过去谈的都是互联网+服务产业,更多提的是第三产业跟服务业的结合。但今天,“互联网+”正助力制造业。

值得注意的是,这一变化恰恰体现了现阶段,“互联网+”赋能由浅入深,与更多不同经济领域结合产生新模式,互联网公司与不同产业进一步加强融合创新。

马化腾举了个与制造业结合的例子,三一集团近期和腾讯云合作共同搭建工业互联网平台,利用云计算与传感器技术,实现工业设备运行的数据化管理,从设备制造商转型综合的工业设备服务商。他认为这是个“非常有意思的点”,因为传统制造用信息技术实时联网之后,其和客户的生产关系和商业模式都会发生变化。

关于互联网与不同领域的结合有快有慢,腾讯研究院副院长兼首席经济学家孟昭莉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认为,目前主要着力在2C端,在互联网+医疗、互联网+教育、互联网+交通等领域已明显发挥作用。但未来,互联网+制造一定是重中之重,这块儿可能全球都在积极地配合,腾讯也希望能够做一些探索。眼下,互联网+制造在全球的发展整体在探索阶段。

这就引出了一个经常被讲的问题,腾讯在这里面扮演怎样的角色?马化腾再次表示,“对于腾讯来说,定位就是坚持做好连接器,我们希望连接各方的优势,会支持企业走向数字经济。所以,我一直在讲,腾讯有所为,有所不为,到底哪些是该我们做的,哪些不该我们做。我想最重要的还是提供一个底层的基础能力,比如说像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这些技术。”

记者留意到,就在这次的中国“互联网+”数字经济峰会上,腾讯公司分别与东方航空公司、浙旅集团、西安未来国际信息股份有限公司、广西柳州市工人医院、广西柳州医药股份有限公司、云南省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四医院等合作伙伴签订了全面的“互联网+”合作协议。

互联网+步入连接传统产业“深水区”

4月20日,著名经济学家、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周其仁,以及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宗庆后、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几位大咖也现身峰会,并与马化腾、著名财经作家吴晓波同台,以“重新发现中国经济”为主题展开了一场脑力激荡的圆桌对话。

宗庆后讲到利用“互联网+”提高生产线、传感器技术的效率和生产响应速度时说,“用互联网的方法,把我们(娃哈哈)从经销商下订单开始,到生产、调度、物质、采购、质量控制、质量追诉,一直到财务结算,全部通过互联网把它做起来。一方面,这节省了劳动力,人家都说我们这么大规模的(企业),财务人员那么少;第二,也加强了我们财务的数字准确率,而且还提高了工作效率、管理水平。”

前期确实互联网主导,因为很多传统行业还没意识到这个好处,但越做越深,里面的逻辑、产业的深度,我们(腾讯)越来越像提供水和电的基础设施一样,供水供电,最后怎么用我真的不知道。马化腾感慨称,自己现在越来越感受到,“互联网+”最后的主体应该是传统企业本身。

而杨元庆提出,未来如果仅有设备本身是没用的,必须和云和服务相连。再进一步往下拓展,就是设备将往个性化发展,每个人所用的云的内容、云的服务也都将是个性化的。而要实现这点,基于人工智能的分析不可少。

吴晓波则抛出问题,不管是“互联网+”还是“+互联网”,或说以互联网为工具助力制造业、服务业,有时候会面临很多的陷阱,有时候可能甚至是一些伪命题,传统企业需要具备辨别机会和危险的能力。此外,围绕“互联网+”的转移,到底是商业模式、技术、产品再或用户优先?

在周其仁看来,“不管什么,还是企业家为中心,他去猜消费者要什么,有可能猜对、有可能猜错,技术选项有可能选对,有可能选错,市场就是这么一场游戏。”猜的原理是,“消费者潜在的需求要猜,猜对了就发达了,就这么一个故事。但是不要形成一个潮流,如果真要鼓励创新,就不能要求100%,好像‘互联网+’,不+就不行,你要允许他不+,他今天不+,他明天做选择,可能会路宽一点。因为任何一个技术进去以后,都有固定成本。”

数字经济已占GDP总量三成

据了解,2017中国“互联网+”数字经济峰会现场发布的《报告》,是由腾讯公司联合滴滴出行、美团点评、京东、携程等企业,共享大数据汇聚而成的指数报告,是目前中国唯一的“互联网+”应用于公共事业、经济活动的数字化报告,呈现了中国从沿海到内陆地区“互联网+”发展现状。

腾讯研究院院长司晓对包括《每日经济新闻》在内的媒体表示,“我们可以看到,对于数字经济如何去感知和度量它,应该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正是基于这么一个背景,我们从2014年就开始尝试用全样本的大数据,去构建‘互联网+’指数,去描绘中国的数字经济地图。我们构建这个指数,就是希望给公众提供一个特别直观的方式,去感知中国数字经济跳动的脉搏。”

《报告》显示,互联网+数字经济指数每增长一个点,GDP就能增长1406.02亿元。截至2016年年底,我国互联网+数字经济指数增加了161.95点,据此估算,2016年全国数字济总量达到了22.77万亿元,占据全国GDP总量的30.61%,数字经济对GDP的拉动效应明显。无论是对新增就业的带动,还是对GDP的拉升,数字经济都表现出强劲的活力。

不同区域数字经济的发展差异,也重构了中国数字经济新版图。“互联网+指数”为数字经济提供确实可参照标准,在政府、技术的推进下,未来数字经济将进一步发挥赋能作用,有效消弭地区经济鸿沟,助力精准扶贫。2016年,产业分指数快速增长,总体增速达到190.78%,是构成互联网+数字经济指数的四个一级分指数中增长最快的。

产业分指数的整体高速增长折射过去一年互联网+行动在全国扎实落地。细分行业中,医疗健康、交通物流、教育行业增幅居前,分别达到397.61%、307.77%、304.88%。消费升级趋势很好地解释了产业之间指数增速的差异。增速最快的文化娱乐、医疗、交通物流、教育、餐饮住宿等行业都属于消费升级的主要对象。另从互联网+数字经济四大分指数的聚类分析,全国351个城市可以按照数字经济发展水平被划分为5个层次。

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构成数字经济一线城市,四个一线城市在总指数中占比为29.0%;成都、杭州、南京等14市构成数字经济二线城市,在总指数中占比19.17%;大连、宁波、青岛等19市构成数字经济三线城市,在总指数中占比12.80%;保定、唐山、扬州等65市构成数字经济四线城市,在总指数中占比16.83%;全国其他249个城市构成数字五线城市,在总指数中占比22.20%。

《报告》还显示,在过去的2016年,智慧民生成为各城市数字经济增长的动力来源之一,政府、服务、用户全面触网,增量用户大爆发,智慧民生与产业、创业创新呈现高度相关。尤其是通过连接政府,智慧民生加速向后线城市下沉扩散。有理由相信,随着数字经济的不断深化发展,数字经济对于国计民生的重要作用,将会有更多的显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