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期煤焦钢停限幅度将加大 环保升级考验焦企资金压力

近期环保问题进一步升级,对于煤焦钢市场影响较大,目前中央环保组已入驻山西省多家企业,检查周期暂定一年,后期煤焦钢停限幅度将加大,其影响可能在5月开始显现。据调研了解,目前焦煤供需处于紧平衡状态,国有大矿采取以销定产模式,增产积极性不高,对下游签订年度长协价,使得煤炭价格趋于稳定。

后期煤焦钢停限幅度将加大
后期煤焦钢停限幅度将加大

地方矿受安全环保影响,增产困难,尤其是临汾地区力度较严格,产出较低,沿途车辆排队等煤现象较为普遍。当前煤矿、洗煤厂煤炭库存较低,焦化厂精煤库存整体达8到10天。精煤价格涨势较缓,独立洗煤厂成本倒挂,利润分化严重。

地方矿原煤利润为200元至400元/吨,国有大矿原煤约150元/吨,主要是历史亏损欠账、待摊成本高、财务人工等成本高所致。焦化企业目前区域限产差异化明显,山西长治、孝义地区限产30%至50%,其余地区限产10%至40%,焦炭供应受到一定限制。

后期煤焦钢停限幅度将加大
后期煤焦钢停限幅度将加大

叠加钢厂维持高开工率情况下焦炭企业库存低位运行,短期焦炭价格震荡的概率较大。今年的环保执行不同于以往通过罚款的方式处理企业违规,而是通过强制减产或停产整顿的方式进行,这就使得企业的违规成本急剧上升,企业不敢轻易主动触碰红线。

目前焦化厂焦炭库存几乎为零,省内钢厂焦炭可用天数为3到5天,都处于较低水平。焦炭出厂价格折合标准交割品出厂价约为1900元至1980元/吨,仓单成本为2100元至2200元/吨,目前焦化厂利润为100元至250元/吨(含化产),其中化产价格、开工率(含化产延伸链)及销售区域对利润影响较大。

随着环保问题进一步升级,企业内部脱硫脱硝、污水处理、生产全流程除尘及在线监测必须完善。临汾地区至10月底另要求完成精煤及焦炭场地全封闭,并验收重发排污许可。其他区域暂无具体要求,不过只是时间的问题。临汾地区据传2018年底前需上干熄焦,投资上亿元。除了投资巨大,资金压力极大,干熄焦的装运、接收的防尘及相关的改造成为难题。

焦化行业环保升级对焦化产品的供给及成本将产生较大影响。规模小、环保设施落后、以转包方式生产的焦企可能因为投资主体的争议,或者面临焦化供给侧改革的政策风险无法投入而大规模停限或取缔。环保升级的投入将考验焦企的资金压力,并造成制造成本大幅提升。

煤矿企业对后市普遍乐观,焦化企业受钢价持续下跌影响,对后市谨慎,部分焦企认为可能出现阶段性拐点。钢厂对焦炭价格表示淡然,打压焦炭价格心有余而力不足。目前钢企和焦企利润较高,与国有煤矿不同,无主动限产意愿,限产动能来自环保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