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重利空来袭 大宗商品全面受重挫

昨日上午开盘,黑色、化工商品即全面重挫,文华商品指数大跌逾2%。橡胶一度跌破16000点大关,铁矿石一度跌近7%。尽管上午“双焦”表现坚挺,但下午开盘后也加入了大跌队伍。

多重利空来袭
多重利空来袭

截至昨日下午收盘,主力合约方面,铁矿石跌5.26%,焦煤跌5.19%,橡胶跌5.06%,热卷跌3.76%,螺纹、沪镍、豆油、焦炭等跌幅均超2%。除了黄金、白银,以及玉米、锰硅等少数几个品种出现上涨以外,绝大部分商品均遭遇重挫。

3月26日,央行行长周小川在出席博鳌亚洲论坛2017年年会时表示,在实施多年量化宽松货币政策之后,本轮政策周期已经接近尾声,是时候考虑如何以及何时退出量化宽松的问题了。现阶段,应重点强调结构改革和长期的战略调整,不能过度依赖货币政策

在此前的3月16日,央行已将7天期逆回购利率上调至2.45%,一年期MLF利率调至3.20%,比去年底分别高出20个BP。对于周小川上述表态,市场普遍认为是货币政策即将收紧的信号。

“周小川的言论表明,目前全球QE宽松已进入末期,全球央行会相继进入收紧状态。目前欧美货币政策分化,包括美国和其他国家的货币政策分化都将陆续收敛变成同向。”独立经济分析师徐阳认为,因此依靠货币宽松所滋生起来的大宗商品价格也肯定会受到限制,这是导致国际及国内大宗商品市场近期表现疲软的原因之一。

宝城期货金融研究所所长助理程小勇也认为,尽管3月MPA考核造成的资金紧张压力对股市和债市影响不大,但从以往货币收紧的历史来看,一定会导致商品价格下跌。他认为,目前货币宽松拐点已现,商品后期大幅上涨的可能性不大。从商品上涨的角度来看,货币宽松是充分条件不是必要条件。利率上升将提升企业融资成本,对产能有抑制效应。而根据观察,目前国内上游企业国企较多,下游民企较多。所以从对利率的敏感度来看,上游相对下游的敏感度不高。利率上升对下游产能的抑制影响更明显。

从市场角度来看,上周末现货钢价大跌。国内现货钢价综合指数报收135.98点,一周下跌2.58%。目前,现货钢价呈整体回落态势,下游采购谨慎,总体成交平淡。此外,铁矿石现货市场也进入下行通道。河北地区铁精粉价格已小幅下跌,进口矿价格大幅下跌,再次失守90美元/吨的关口。

金联创分析师称,2月份国内钢价大涨,使得钢厂利润空前丰厚,导致一些应该停产的中频炉企业正在死灰复燃。3月份以来,各地不断传来复产消息,虽然很多消息都是提前透露,目前没有正式投产,但对于市场已经产生了消极作用。以山东日照钢厂为例,已经有两三年不产建材了,近期突然公布盘螺产线复产,并且低于市场价300元/吨左右,瞬间扰乱了附近市场。光明正大复产的有,偷摸生产的或许更多。所以造就了当前市场旺季不旺的尴尬局面。

“本轮商品期货大跌的重要导火索,还有各地频繁集中推出的房地产调控。”程小勇称,目前已曝出的一季度末许多数据显示,工业品的补库周期已经结束。尽管目前煤炭现货价格还处在高位,但煤炭期货价格已启动下行。期货的功能是市场对商品价格的远期看法,所以可以看出目前市场并不看好煤炭远期价格。因此从商品供应端的角度来看,上游煤炭价格很难对下游商品价格形成助力。

有数据可以佐证的是,近期供应端投资额反弹,意味着产能重新开启。国家统计局27日发布数据显示,1至2月份,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总额同比增长31.5%,增速比去年12月份加快29.2个百分点,比去年全年加快23个百分点。

“从结构上来看,目前采矿业、制造业利润增速很高,与下游电力等企业利润差距较大。导致这种情况的原因是供给侧改革导致的供应与需求的时间错配。上游高利润、高价格,下游低利润、低价格这种经济结构是不可持续的。这种上游高利润,下游补库意愿低,上游持续扩大产能必将导致价格的回归。”程小勇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