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单炒信乱象频发引深思 刷单灰色产业链规模巨大(2)

记者看到,即使是填写伪造的地址和手机号码,也能立刻获取一个物流单号,并可以随着时间推移,在官网查询到到达公司、集散路径和扫描员姓名等正常包裹的信息。“目前,我们阿里集团有数千名员工,每天通过网络和人工调查对虚假交易进行监控。

随着打击力度加大,各类炒信平台转换了运作方式,分工更细,操作更隐蔽,简单的数据监控已经很难辨别。单靠网购平台一家也很难认定。”阿里集团平台治理专家介绍,“比如,现在不少炒信平台都在虚假的交易过程中发送空邮包,这就涉及快递行业的监管,网购平台作为企业根本无权调查。”

值得关注的是,炒信行为还容易滋生大量其他的违法犯罪活动。2016年9月,浙江绍兴市公安机关侦破了一起专门在炒信平台实施诈骗的团伙,涉案金额数千万元。余伟民认为,网购最重要的基础就是信用,“炒信”行为严重扰乱电商市场的正常秩序。

日前,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的电商法草案提出,不得实施损害电子商务信用评价的行为,包括以虚构交易、删除不利评价、有偿或者以其他条件换取有利评价的形式,为自己或他人提升商业信誉,以及发布不实信用评价信息等。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认为。

未来针对电商的征税体系,一旦与电商平台后台交易数据进行对接,将有力地打击“刷单”行为。电商法草案中还包括,如果经营主体违法规定,损害电子商务信用评价,将由各级政府有关部门责令限期改正。逾期不改正的,责令停业整顿,并处以3万元以上10万元以下罚款。

情节严重的,吊销营业执照,并处以10万元以上50万元以下罚款。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认为,除罚款外,还应该鼓励受欺诈的消费者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规定主张惩罚性赔偿。同时引入信用机制。

对于作弊的商家、平台建立“黑名单”制度。专家认为,目前,立法中对于刷单行为,主要规定了卖家的法律责任,但缺少对刷单产业链上其他环节的规范。比如对刷单机构、提供虚假快递或发空单的快递公司等,缺乏强制和细化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