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翔案开庭:13家上市公司涉案 一名被告身份神秘

12月5日,上海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泽熙”)法定代表人、总经理徐翔等人以及相关上市公司董事长、实际控制人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系列案,将在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第二庭正式开庭审理。青岛中院刑二庭的工作职责之一即依法审判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犯罪。

徐翔案开庭
徐翔案开庭

该案涉及三位主要被告,分别是泽熙法定代表人徐翔、自然人王巍、与泽熙长期进行资产运作合作关系的徐翔“老朋友”竺勇。另外,包括华丽家族(600503.SH)、美邦服饰(002269.SZ)、乐通股份(002319.SZ)、*ST新梅(600732.SH)、文峰股份(601010.SH)等13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或实际控制人也将出庭。

“豪华”辩护律师团

腾讯财经独家获悉,泽熙案三位主要被告均聘请了中国顶尖辩护律师,其中徐翔的辩护律师钱列阳的专业职业领域即刑事诉讼,他代理的标志性案件包括上海社保案,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受贿、滥用职权案。

第二被告王巍的辩护律师许兰亭现任中国律师协会刑事辩护委员会副主任。今年以来,许兰亭分别代理了令计划案件、新疆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栗智案件、受贿超过3亿元的龙煤高管于铁义案件,以及“呼格案”专案组组长冯志明案件。

另一被告竺勇则聘请了德恒律师事务所合作人李贵方。李贵方曾出任“薄熙来案”辩护律师,同时他在经济犯罪案件中的执业能力声名显赫,主办过中经信公司系列经济纠纷案、原广东科龙电器董事长顾雏军虚报注册资本罪等案件。

在青岛市人民检察院对徐翔等被告提起公诉四天后,11月14日,三位主要被告的辩护律师或亲自前往或派助手前往青岛市胶州看守所完成了庭前会见。即将受审的徐翔长期缺少运动,整个人白白胖胖,但精神状况良好。

一名神秘的被告

徐翔系浙江宁波人士,青年时自宁波众多游资中脱颖而出,加冕“敢死队总舵主”,后在上海成立泽熙,深度介入多家上市公司的定增重组题材,快速成为中国“私募一哥”。泽熙管理的资金规模最高时接近200亿元,“2015年前三季度中国阳光私募基金巅峰榜”中,泽熙系产品以平均217.54%的收益率位居股票型阳光私募之首,远超第二名神州牧投资的94.43%。

私募排排网数据显示,自2015年6月15日到8月15日的两个月中,正值中国股票市场出现踩踏式股灾,泽熙投资旗下5只产品净值全部逆势增长,其中徐翔担任投资经理的泽熙3期和泽熙1期今年以来收益位列榜首,分别达到362.65%和302.57%。

2015年11月1日上午,徐翔遭遇人生滑铁卢。公安机关在当天的杭州湾大桥之上,将从上海赶回宁波、欲参加祖母百岁寿宴的徐翔抓获。随后数小时,网络疯传一张照片,个头不高、头发凌乱、表情呆滞、戴着手铐、身着白色阿玛尼休闲西装的徐翔,用略带疲劳的眼神,注视着前面的镜头。

另外两位被告中,竺勇早年任宁波天一证券高管,后任职光大证券投资银行上海三部副总经理。竺勇还是中国证券界的第一批保荐人,擅长做一级市场的运作。徐翔多年来一直服膺竺勇的能力,多次挖角竺勇未果。2014年,竺勇离开光大证券,并成立一家投资公司,与徐翔在资本运作上多有合作。

例如,在徐翔参与重组定增的康强电子、乐通股份等多家上市公司当中,竺勇均担任保荐人。

2014年7月,竺勇父亲竺仁宝以徐翔暗仓身份,斥资2.27亿元从雅戈尔手里买下宁波中百(600857.SH)8.42%股份。竺仁宝成为宁波中百(600857.SH)的第二大股东,徐翔之父徐柏良名下的西藏泽添系宁波中百(600857.SH)系第一大股东,持股15.78%。徐翔至控股宁波中百(600857.SH)并改组公司董事会,泽熙总经理助理徐峻出任宁波中百(600857.SH)董事长。

另一位被告王巍的身份颇为神秘,其非泽熙员工,亦从未出现在泽熙持股的上市公司高管名单中,即便宁波游资圈内人士,都对其毫无了解。王巍代理律师许兰亭在电话中表示,王巍“非常普通、没什么名气”,但他拒绝透露王巍的个人信息以及与徐翔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