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化对冲基金“蛰伏”期忙转型 往平台化方向迈步

持续近半年的股指期货深贴水和市场流动性不足,使量化对冲基金受到较大影响,部分产品甚至“偃旗息鼓”。在无法预测期指市场何时重复往日光景的情况下,部分量化对冲基金管理人开始另辟蹊径:有的转身投向各类子策略开发,例如量化选股、债券套利、商品期货CTA等;有的则让渡多年在量化对冲领域积累的风险控制能力,往平台化方向迈步。

投身子策略开发

“如果说之前投机交易占所有股指期货交易总量的百分之一,去年9月以后可能离市场的千分之一都不到了。另一方面,阿尔法策略和套利策略也因为持续负基差和流动性的原因也不好做,只好纷纷去研发新的子策略。”某量化对冲私募负责人告诉记者。

量化对冲基金忙转型
量化对冲基金忙转型

格上理财研究中心数据显示,纳入统计的相对价值策略(主要指阿尔法策略和套利策略)基金去年前6个月的月均收益在1.31%-5.46%之间,但7月以后的月均收益基本都徘徊在0%附近,最低为9月的-0.01%,最高为12月的0.91%。

格上理财研究员刘豫告诉记者,股指期货受限对量化对冲基金影响确实非常大,尤其对策略相对单一的私募机构影响更大。因此,很多私募都在开发新策略,如之前以股指期货期现套利为主的私募机构,新开发分级基金套利、阿尔法策略等;以日内股指期货CTA策略为主的机构,开发商品期货CTA策略或丰富原有商品期货策略、开发量化选股策略;以阿尔法策略为主的机构,有研发引用A50做对冲工具的策略,并且已经投入使用,或者将原本完全对冲的阿尔法策略调整为有风险敞口的阿尔法策略,包括暴露净多头敞口或者行业不中性。

“在深贴水的情况下,如果阿尔法策略无法跑赢负基差,或者只能跑赢幅度很小,开仓意味着亏损,所以确实难做。另一方面,A50是新加坡交易所的工具,国内暂时未对A50的操作有限制,但投资A50涉及到如何把资金投向海外市场,不排除监管层未来限制资金流向的可能。”她说。

“我们现在转做量化选股策略了,把以前做股指期货CTA的逻辑变成一个仓位管理系统,用到一揽子股票上。一套选股系统先从2700多只股票中选出能大概率跑赢大盘的100多只股票,另一套仓位管理系统则判断整体趋势:当大盘有向上趋势的时候,仓位可能很高或者满仓;当大盘趋势向下,仓位很低或者空仓;当大盘捉摸不定时,就两三成的仓位,简单来说,以前是期货当现货做,现在把现货当期货做,都是追逐趋势,但不是人判断趋势,是机器判断趋势。”北京天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钟笑天解释。

数据显示,从去年9月开仓到1月26日,大盘从3180点到2749点,他们的量化选股产品净值却逆市上扬不小幅度。另外,天算团队还开发了债券套利和商品期货CTA策略,较之此前单一的股指期货CTA策略有不小的拓展。“据我了解,业内不少基金公司都在开发不同的子策略,干资管行业的,不管市场和政策怎么变,总不能坐以待毙。”钟笑天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