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兴市场国家央行上调利率 或加剧经济放缓势头

为遏制资本大规模撤离,主要新兴市场央行开始上调利率,但这一趋势可能会加剧发展中国家普遍的经济放缓势头。

周四印度尼西亚将基准利率上调0.5个百分点,此前巴西和土耳其央行也分别上调了本国的基准利率。其他发展中经济体收紧信贷以支撑本币的压力也在上升。巴西央行还暗示,或进一步加息。

新兴市场国家央行上调利率
新兴市场国家央行上调利率

由于投资者在为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eralReserve,简称:美联储)启动债券购买计划退出程序做准备,近几周来印度、土耳其、南非、巴西和印尼等许多发展中国家的债券、货币及股票均遭遇重挫。

过去五年中,美联储超级宽松的货币政策推动大量资本涌入发展中国家,以追求更高回报,进而推高了这些国家的货币及股市。眼下这些资本开始撤离。

投资者对于印度、土耳其及南非等对廉价海外融资依赖程度较高的国家尤其感到担忧。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InstituteforInternationalEconomics)所长AdamPosen表示,越多的资本撤离,这些国家的状况就会越糟糕,进而就会有越多的投资者担心他们的投资收不回来。

加息将使得持有本国资产的回报上升,从而对投资者的吸引力增加,有助于缓解资本外流压力。此外,加息有时也被用来对抗通货膨胀,因为本币贬值会推高进口商品价格。

但利率的上升同样会遏制经济增长。目前在印尼加息对经济增长的影响预计不会太严重。研究机构凯投宏观(CapitalEconomics)将印尼今年的经济增长预期从6%下调至5.5%。

但由于中国经济放缓导致原材料需求下滑,巴西等其他许多发展中国家已经濒临经济停滞边缘。

去年巴西央行将利率降至纪录低点以刺激经济增长。但对于一个上个世纪曾经历四位数物价涨幅的国家来说,通货膨胀一直为人们所深恶痛绝。巴西央行不会冒险,周三的加息已经是该国第四次加息。

巴西投资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前央行官员IlanGoldfajn称,诚然对抗通胀需要提高利率水平,但高利率也将增加企业投资的风险。他表示,目前来看,巴西今年的经济增速可能不超过2%。

其他主要新兴市场也面临同样的压力,在经济增长遇阻的同时需要上调利率水平。

5月初以来印度卢比兑美元已经跌去五分之一。印度央行的第一反应是停止放松货币政策,在6月份和7月份维持基准利率不变。当卢比持续下跌时,该行又对银行可以从央行获得贷款的规模进行了限制。

在印度经济增速放缓至十年来最低水平之际,投资者认为此举实际上相当于加息。印度央行采取上述举措后该国国债及股市均遭抛售,印度短期和长期国债收益率均大幅攀升。

一些分析师称,即将上任的印度央行行长除了大幅加息外别无选择,正如前美联储主席沃尔克(PaulVolcker)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做法一样。

南非也面临类似的遭遇。过去一年中兰特兑美元下跌近四分之一,当局希望阻止本币跌势,但又不愿给本已疲弱的经济再施压力。

7月份南非按年通货膨胀率达到6.3%,但分析师们表示,今年南非经济增速实现2%的目标很难,因此下个月央行官员召开议息会议时将不愿加息。

一些投资者担心1997-98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可能重演,或者再次出现2008年新兴市场货币集体遭抛售的情景。但有理由相信事情还没有严重到那个程度。

目前大多数新兴市场都实行自由浮动汇率,因此央行官员无需像在亚洲金融危机期间那样捍卫固定汇率。此外,印尼、印度和巴西的政府债务水平也并不是特别高,且主要为本币计价的债务。

美银美林(BankofAmericaMerrillLynch)在周四发给客户的一份报告中称,尽管过去几个月出现了大规模的抛售,但没有发现新兴市场大范围危机的苗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