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三板精选层第一张罚单 N同享股东违规减持8万股

新三板精选层开张首日,32家晋级,只有10家是红的,还有一家吃罚单的,N同享股东违规减持8万股,股转公司开出精选层第一张罚单。看着新板兴冲冲往里杀的,惊不惊喜,刺不刺激?人只能赚自己认知以内的钱。这话说起来简单,做起来不容易。

新三板精选层
新三板精选层

前两年一直研究保险行业,本来一直对保险没什么好印象,和很多人一样。研究完了,更明白为什么好多人都对保险没什么好印象了。这个研究不是为了投资,不是为了买股票,是为了工作。为了工作就不能单纯的看公司、看行业、看财报。

更多的是要搭建起来一个在保险行业的关系网,给公司的业务筹备做准备,核心就是“研究人”。去年夏天,大概就是这会儿,我们公司在筹谋买保险经纪牌照的事儿。对,买牌照。保险这玩意儿不是谁想卖就能卖,金融行业嘛。

保险是非银金融,什么都得被监管。金融产品的产销分离做的最好的,在我们普通人能看见的产品里,当属公募基金。基金公司只负责“生产”基金,销售完全放给了银行、第三方互联网销售平台这些地方。但保险就不是这么回事儿了。

从新中国开始有商业保险的那天起,产和销一直也没分开过。保险公司那套人传人的方式,最早是被友邦带进来的,后来被平安发扬光大的。平安做金管家那个APP的时候,好多人质疑流量来源。

当时马明哲说——我们不愁流量,我平安寿险的几百万业务员就是线下流量,他们把手里的客户先都倒上来就够了。

不过,这种自产自销的方式,对监管层来说,虽然一直都接受,但是也希望能变一变,让行业更健康。所以,就有了中介的发展。保险行业的中介有保险代理公司、保险经纪公司,还有公估。

做销售的话,还是经纪公司的牌照更有含金量,理论上是代客询价、代客招标,满市场去找好产品的意思。代理公司就差了点,粗犷一点理解,就是保险公司那些代理人的机构升级版。只能和生产保险产品的保险公司,签订代理合同,赚销售佣金。

去年大概这时候,老板给介绍了一个老大姐。说是有卖牌照的意愿,让去对接工作。我们家老板,从来都是不怎么靠谱的。看谁都是好人,都不知道他怎么成功活到现在的那种款式。

去对接这个事之后才明白——那个老大姐手里拿的是一家保险代理公司的某城市经营权,城市分公司的法人是她。作为90年代最早那批代理人,靠卖保险赚的钱足够财务自由了。以前公司的上级出来创业,就给了她一个城市经营权,觉得成功肯定能被复制。她自己也觉得能让财务更自由,就接了。

保险行业的管理方式,说实话和直销行业基本是一样的。监管也是不能跨区域,不能随便卖,想到哪展业就得先得到当地监管机构的批准。老大姐拿到这个地区“牌照”之后,就靠着自己过去的成功经验,大干特干了。然后,就赔的差不多了。

后来很熟了之后,她跟我说,都是为了拉有业绩的团队入伙,给了好几个人不少“握手费”。结果,钱都出去了,人家就是不给出业绩。因为这家中介公司品牌不咋地,是那种又土、又家族的......

原来在大保险公司拉了几十人、上百人队伍的大代理人,一开始还尝试一下。干了几下觉得不对味,就不好好干了,大姐投进去的钱就水漂了。

为了急于变现,老大姐就盘算着想把这个城市经营权以100万的价格,卖给我们公司。我们家老板就信心满满的,觉得这是个大便宜,非要去捡。可是这分公司经营权,人家总部想要收回,根本就是分分钟的事儿。100万给了老大姐,人家总部一收回,我们公司这钱也就水漂了。

这事儿,必须不能干啊!所以,对接老大姐之前,我这心里满满的怨愤,觉得这就是个骗子,糊弄我们老板天真纯洁。后来,我很认真的对接,很认真的把事儿给拖黄了,给公司省了100万块钱。

剧情反转的地方是——老大姐不是个骗子,相反,老大姐其实是个好人。

90年代因为觉得粮食局的会计工作收入太少,不能给儿子好的生活,老大姐很有魄力的辞职跑到保险公司去卖保险了。这一卖,还真成了!他们家的好几套房,很有升值潜力的那种投资房产,都是卖保险赚的。而且,因为业绩太好,一直不断的升职。

还成为了国寿这种大牌公司,极少数从外勤销售转成内勤管理岗的人。再后来,还跳槽过华夏保险、生命人寿什么的,都是很高的职位,很牛了。当拿着曾经的成功经验想再次复制的时候,没想到,手里的现金一股脑儿就赔光了。具体的细节当然没披露太多,总体是这么个意思。

我把这个100万的事拖黄了之后,觉得老大姐人挺好的,所以一直保持着联系。有一段时间,告诉我加入了一家秦皇岛的公司。用网络方式做面膜销售,团队已经拉起来1000人,给自己打开了一个财富通道。

我说,您要小心啊,秦皇岛那边非法传销聚集点,这不就是线下传销线上化嘛?再后来,面膜没音讯了。春节的时候,又给我打电话,说一个什么什么期货交易所新开张,现在加入就有机会成为最早一批赚到钱的人。只要好好把团队拉起来,未来就能坐享团队收益......

正常人都能看出来是个什么意思,当时那一刹那,Eda也有点疑惑。也不知道老大姐是真心为我好、想带我赚钱;还是她能琢磨明白怎么回事儿,诚心来骗我。以和她相处的感受推测,前者的可能性更大。

把老大姐给发的期货“赚钱机会”发给了我老板看,大哥咂咂嘴,哀叹了一句——这不就是金融传销么。

直到前几天,老大姐去年想卖给我们公司的那个经营权的保险代理公司总部的一个领导,来我们城市出差,给我打电话说聚聚。我才知道,原来给老大姐用的那个经营权,在今年春节的时候被他们公司总部收回了。怪不得她一直在折腾这些奇奇怪怪的事儿,就是想把赔的钱赚回来。但恐怕,会赔的更多。

就是这么个事儿,和投资理财没什么关系,但很有代表性。老大姐靠卖保险成功过,也自由过。还想靠原来的招儿更自由,结果被现实打了脸。于是老大姐开始尝试接触新事物,比如那个面膜传销,比如后面那个金融传销。

但其实你细品,这些事儿真是万变不离其宗。都是保险代理人模式最早的那套拉人头模式,一点都没变。我们看的清清爽爽,只有大姐自己觉得是在拥抱5G、拥抱变化。

新三板精选层今天这个大乌龙,别灰心。注册制来了,供应量多了,市场玩法变了,就是这么简单。新股不再是过去的玩法了,A股不再吹原来那股风了。买好公司、好股票、提高自己的认知水平才是根本。别像老大姐一样,假装一幅拥抱变化的样子,还接着干老黄历的事儿。

最后,衷心希望我家老板看到这篇文。给公司省的那100万,一直也没提发点奖金,意思意思的事儿。如果这文章能被全网看见,没准那铁公鸡就能拔毛了。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