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疫情波及出口订单消失 纺织外贸企业求变自救

刚迎来复工的纺织外贸企业,又开始经受海外新冠肺炎疫情蔓延的冲击。随着海外确诊人数不断攀升,一些纺织服装企业表示,其海外订单持续锐减,有的企业甚至全部订单被取消。

纺织外贸企业
纺织外贸企业

海关总署公布的2020年1月至2月纺织品服装对外贸易数据显示,受到春节假期和新冠肺炎疫情的叠加影响,我国前两月纺织品服装出口金额下降,且幅度大于整体货物出口金额降幅。

面对以上情况,一些纺织企业在“疫”中求变,提前布局。也有专家建议,政府相关部门阶段性提高纺织出口企业的出口退税率,帮助企业稳定出口。

出口订单消失

继爱马仕和古驰之后,法国奢侈品牌香奈儿也决定在短期内暂停生产,将在接下来两周内关闭其位于法国、瑞士和意大利的工厂。

该公司发布声明称:“香奈儿根据政府指示,决定关闭其在法国、意大利和瑞士(制表业)的全部生产基地,以及高级时装、成衣、高级珠宝和珠宝首饰的生产。”

据了解,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法国开云集团旗下的奢侈品牌已经关闭了在意大利的6个生产工厂。爱马仕也宣布,关闭位于法国的42家生产基地至3月30日,另有多家品牌纷纷取消了2021早春度假秀。

受国外市场波及,国内不少纺织外贸企业开始出现订单取消、生产停滞等情况。

位于浙江省绍兴市柯桥区的中国轻纺城,是全国规模最大的纺织品集散中心。尽管已重新开市半月有余,但生意却远不如预期。

“我们的外贸订单全部被取消了。”3月24日,绍兴柯桥纳旭纺织品有限公司相关工作人员告诉上证报,公司产品主要出口美国、意大利、英国等10多个国家和地区,现在随着欧洲疫情持续发酵,很多订单已经被取消,相关生产只好暂停。

当地另外一家服装外贸企业工作人员则表示,3月份左右是夏季交货高峰期,由于疫情影响,开工时间晚了20天,工厂出现订单延迟。“成本上升了,还要支付订单违约金,现在工厂现金流吃紧,加上来自韩国的订单被取消,我们正面临生死考验。”

类似撤单的情况不少。湖州市一家纺织企业的负责人介绍,公司外贸占比达到90%,参加展会是拓市场最重要的途径之一,但今年上半年原本参加的20多个境外展会,都因疫情影响取消了行程。往年这个时候企业订单早已排到6月、7月了,可今年4月以后的订单还没有着落。

3月19日,商务部召开网上例行新闻发布会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呈现蔓延之势,一些国家生产、消费等领域受到冲击,贸易活动减少,全球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在今后一段时间内,外贸企业可能将遇到外需不振、订单减少等问题。

纺企求变自救

面对困境,一些纺企开始转变思路,提前布局。

2月3日,广东省纺织品进出口股份有限公司已经全面复产复工。作为出口业务占比超七成的纺织服装企业,该公司积累了美国、欧盟、南美等一批国际知名品牌商和零售商客户。相较一些中小纺企,该公司的应对更为积极自信。

近日,该公司工作人员向上证报介绍,虽然目前还未接到订单取消的通知,但国外订单出现了小范围的暂缓。“疫情肯定对订单量有所影响,我们会根据消费结构的变化,开发更多的产品,提供特有的优质服务,满足各种需求,留住客户。”

四川一家主攻东南亚和非洲市场的纺织品进出口公司的负责人告诉上证报,疫情在东南亚等国家的波及程度不及欧美地区,公司在复工复产之余,持续在稳定东南亚市场份额、线上维系老客户上下功夫。

“接下来会考虑内部调整进出口比例。”河南新乡一位棉纺生产出口厂商也透露,预计今年一季度公司订单量比去年缩减约三成,短期内公司会考虑将外贸销售重心转移至国内或者是疫情较轻的地区,开拓新的海外市场。

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白明认为,除了要将稳外贸的发力点更多落实在客户渠道的维护与拓展上,必要时也需要以退为进,结合消费升级,积极拓展国内市场。通过深耕国内市场,可以让国内企业特别是一些轻纺企业在外部环境恶化的情况下“留得青山在”。

面对国际展会纷纷延期或取消,浙江、甘肃等地则通过布局“线上展会”帮助外贸企业拓市场。

日前,浙江省贸促会组织企业参加由“智能云展(CALSEE)”系统提供服务的一批国际性展会线上观展,参展商能在任何地点通过网络与展会现场的客商进行沟通洽谈,得到客商的需求信息,解决拿不到知名展会企业摊位、受疫情等因素影响无法亲临展会等问题。

甘肃省贸促会则依托现有相关数字外贸平台,为甘肃省外贸企业提供“网展贸(体验版)”服务平台,开展“线上展览”活动,以此实现在家做外贸、在家找客商、在家拓市场。

扶持政策频出

多项扶持外贸企业的政策也在陆续落地。

3月19日,商务部办公厅、财政部办公厅印发《关于用好内外贸专项资金支持稳外贸稳外资促消费工作的通知》,提出充分发挥中央财政内外贸资金效益,全力支持稳住外贸外资基本盘,加大支持促进国内消费,释放各地商务发展的巨大潜力和强大动能。

绍兴市柯桥区也出台了一系列新政,对企业的参展补贴范围从重点展会扩展到所有境外展会,鼓励企业积极向疫情较轻地区市场突破;实施出口信用保险政府联保政策,免去高风险时期企业下单的后顾之忧;加快外贸企业政策兑现,化解企业遇到的现金流问题。

“这次疫情也无形中改变着社会理念和人们的生活规则,改变着社会生活方式、消费方式,继而也改变着产业生态和行业结构。”东华大学纺织行业“一带一路”国际合作中心首席研究员王华认为,随着消费者对生命和健康认知的提升,卫生防护消费的习惯将成为新的时尚,各种防护用、消毒卫生用等纺织品将层出不穷,满足消费者新的生理和心理需求。

有业内人士表示,疫情带来的考验是纺织外贸企业主动做大做强的源动力,纺织企业应借此机会,通过技术创新、转型升级,在“疫情战”中占据一席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