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行实现营收增幅近9% 不良贷款连续三年“双降”

“经过上半场转型,招行‘轻资产’经营成效明显,使我们有勇气抛弃规模情结,赢得结构制胜的先机。随着‘轻型银行’转型深入,我们认识到科技是唯一可能颠覆商业银行经营模式的力量。因此,我们旗帜鲜明地提出打造金融科技银行,把探索数字化经营模式作为转型下半场的主攻方向。”招行行长田惠宇在刚出炉的招行2019年报中致辞称。

招行
招行

这家资产规模7.42万亿元的第一股份行,去年实现营收2697.03亿元,同比增幅8.51%;归母净利润928.67亿元,同比增幅高达15.28%,增速创2013年以来新高。

招行的资产质量持续向好,不良连续三年“双降”。截至去年末,招行不良贷款总额522.75亿元,同比减少13.30亿元;不良贷款率1.16%,同比下降0.2个百分点。

低息负债是“护城河”优势

招行一向具备负债端的低成本优势,这源于其高活期存款占比。近年来,招行存款占计息负债的比重近年来稳定在70%以上,仅次于四大行。

这样的优势在去年继续深化。截至2019年末,招行的客户存款总额为4.84万亿元,占其总负债6.8万亿元的71.2%。在银行业活期存款加速流失的大背景下,招行零售活期存款由2018年末的1.06万亿上升至2019年末的1.17万亿元;对公活期存款由1.64万亿上升至1.69万亿元。

两者叠加,招行仅活期存款总额就达到2.86万亿元,在其客户存款的占比高达近六成。在银行业净息差普遍收窄的眼下,高活期存款占比为招行维持净息差领先优势依旧树起了“护城河”。

去年招行客户存款利息支出734.30亿元,同比增长了18.46%。招行称,除规模增长因素外,还受存款竞争加剧影响;同时为承接客户理财到期资金,该行适度加大结构性存款、大额存单等成本相对较高的存款产品的供应,存款成本率有所抬升。

但是,在衡量一家银行的关键盈利能力指标上,招行依旧交出了令投资者满意的答卷:其净利差由2.44%上升至2.48%,净利息收益率由2.57%上升至2.59%。

为什么存款成本更高了,而招行还可以保持利差上行?这是由于在资产端,招行生息资产的收益率也有所提高。

截至2019年末,招行的零售贷款为2.33万亿元,占其贷款和垫款总额的55.73%,较上年末增长17.12%。招行零售贷款客户数642.23万户,较上年末增长35.63%,客群增长以线上轻型获客为主。

招行零售贷款贡献利息收入1347.63亿元,其平均收益率由18年末的6.03%上升到了6.07%。而如果从贷款和垫款从期限结构来看,短期贷款平均余额1.67万亿元,利息收入1000.94亿元,平均收益率6.00%;中长期贷款平均余额23168.17亿元,利息收入1094.47亿元,平均收益率4.72%。招行表示,短期贷款平均收益率高,主要是因为短期贷款中的信用卡透支及小微贷款收益率较高。

招行去年的利息收入同比增长了8.15%,一是由于生息资产规模增长,二是资产结构持续优化、风险定价水平提升带动的生息资产收益率提升。

零售板块多项指标领衔同业

招行的零售金融依旧优势显著。招行称,该行零售业务在客群、渠道、产品和品牌等方面形成了内生能力体系,同时通过推进内涵式、集约化增长,提升了精细化管理水平。这从招行营业收入占比、利润贡献度、客群增速和管理AUM等关键指标位居同业前列,可以看出来。

首先,营收贡献度层面,招行去年零售营收为1425.64亿元,占其总营收的56.69%。其中,仅零售贡献的非息收入就占其非息收入的56.21%。

其次,零售客户群及AUM持续增长,零售客户数1.44亿户(含借记卡和信用卡客户),较上年末增长14.82%。管理零售客户总资产(AUM)余额7.5万亿元,较上年末增长10.17%。零售客户存款余额1.67万亿元,较上年末增长16.53%。数据显示,其存款余额位居全国性中小型银行第一。

私行及财富管理业务也保持领先优势。招行私人银行客户在去年末达到81674户,较上年末增长11.98%;管理的私人银行客户总资产2.23万亿元,较上年末增长9.40%;户均总资产为2731.66万元。截至去年末,招行已在67个境内城市和7个境外城市建立了由79家私人银行中心和61家财富管理中心。而招行财富管理业务一样增速稳健,其零售理财产品余额1.88万亿,较上年末增长15.33%。去年代销非货币公募基金2197.70亿元,同比增长了33.89%。值得一提的是,招行还在近期获批了基金投顾试点资格,这对于其挖掘财富管理长尾客户极为重要。

强化中台借力科技重塑数字化体系

招行目前正深入推进3.0阶段经营模式探索,科技是其重要抓手。数据显示,招行去年信息科技投入达到93.61亿元,同比增长43.97%,占其营收的3.72%。截至去年末,招行累计申报金融科技创新项目2260个,累计立项1611个,其中957个项目已投产上线,覆盖零售、批发、风险、科技及组织文化转型的各个领域。

以数字化获客为例,招行以“招商银行”和“掌上生活”两大App为平台,探索和构建数字化获客模型,通过联名营销、联动营销、场景营销、品牌广告营销、自媒体粉丝营销等社交营销等方式,打造新的获客增长点。截至去年末,招商银行App累计用户数已经达1.14亿户,借记卡数字化获客占比24.96%;掌上生活App累计用户数达9126.43万户,信用卡数字化获客占比达64.32%。

再以数字化经营为例,截至去年末,两大App的月活跃用户(MAU)达1.02亿户,较上年末增长25.58%,已成为客户经营的主要平台。两大App中16个场景的MAU超过千万;招商银行App金融场景使用率和非金融场景使用率分别为83.79%和69.80%,掌上生活App金融场景使用率和非金融场景使用率分别为76.21%和73.90%。

另据上证报独家获悉,招行在总行层面成立“金融科技办公室”,由总行战略规划与执行部更名改组而成,定位为全行金融科技的统筹管理与推动部门。而强化“中台”职能、将技术和业务最大化地衔接,成为此变动的最大看点。

而现在,招行管理层正在对“中台”建设提出更深刻的思考:“我们正努力提升中台能力,逐步构建赋能型组织:建设架构开放、敏捷迭代的系统中台,将系统解耦,实现功能模块化、产品化,从技术底层打通所有业务系统;建设数据中台,将数据作为核心资产,打通内外部数据,完善大数据治理体系;建设业务中台,打造强大的‘总参谋部’,向市场赋能,为一线减负。我们期望建立中台赋能前台、前台反馈推动中台迭代的循环,推动招商银行组织自我进化。”田惠宇在致辞中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