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业务傍上大题材 容大感光炒作光刻胶概念揭晓

光刻胶概念加持的容大感光继续其“任性”表现:股指大跌之时,3月18日公司股价盘中一度涨停,收盘上涨7.47%,最近四个交易日涨幅已达32%。

容大感光
容大感光

“就是炒作这个公司的半导体光刻胶概念,公司公告里提了有光刻胶产品,游资就可以放心大胆地炒作了。既然都选它当近期炒作标的,那各路资金就会都去炒作它,因为阻力最小。我们并不在乎什么概念真伪。”一位从事短线炒作的私募人士告诉记者。

对于大热的光刻胶概念,非理性炒作无需辨真伪,但市场需要了解真相。上证报记者多方采访、查阅后发现,容大感光,这家主营印制电路板(PCB)感光油墨的公司,仅有不足5%的光刻胶及配套化学品业务(营收占比)。而就在这不到5%的光刻胶业务中,大多也是PCB光刻胶,跟集成电路(IC)光刻胶相差甚远,甚至根本不属于半导体光刻胶范畴。

作为行业内企业,把能解释清楚、明白的概念,却进行笼统、模糊化的澄清,进而成为外界非理性炒作的由头,在此期间公司多名高管和股东又逢高减持套现。这不禁更让人疑惑:容大感光在信息披露方面是否也在打着监管“擦边球”?

小业务傍上大题材

“目前光刻胶业务在公司主营业务中占比较小,请广大投资者注意投资风险。”面对近期股价的连连上涨,容大感光在3月17日晚发布的股价异动公告中提示。

“容大感光的提醒可谓‘说了实话’。”有光刻胶业内人士对此戏言。

容大感光在过往定期报告中一直强调:公司自设立以来,一直致力于PCB感光油墨、光刻胶及配套化学品、特种油墨等电子化学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营业务未发生过变更。不过相较于PCB感光油墨,业务占比并不起眼的光刻胶产品却成为公司股价飙涨的催化剂。2019年12月至今,公司股价涨幅已达107%。

贴上光刻胶概念让公司股价“一飞冲天”,但该项业务对公司、对行业意味着什么?

容大感光此前在给深交所的回复函中曾披露,公司光刻胶2017年、2018年、2019年1-6月的销量分别为107.33吨、128.75吨、63.21吨,营业收入分别为1031.82万元、1322.33万元、740.13万元。

而公开数据显示,2019年全球光刻胶市场规模近90亿美元,容大感光的光刻胶业务规模在行业内可谓是“沧海一粟”。

落至公司自身,据容大感光披露,加上配套化学品,光刻胶业务在2017年、2018年、2019年1-9月营收占比分别为2.96%、3.25%、3.53%。换而言之,一项营收占比不足5%的业务,成为炒作题材后直接“刺激”了容大感光股价大涨。

此“胶”非彼“胶”?

作为游资炒作的“动力”,容大感光的光刻胶业务成色如何?

“用在平板显示领域可以叫半导体光刻胶,用在PCB上的就完全跟半导体是两个概念了。”一位光刻胶业内人士提醒,由于原理不同,PCB光刻胶不属于半导体光刻胶范畴。

“公司的光刻胶包括紫外正性光刻胶、紫外负性光刻胶。”对于自己的产品,容大感光曾披露,这些产品主要应用于平板显示、半导体及集成电路等领域。

“这些产品是否可用于集成电路及其更加细分的领域,还要看具体的型号。”上述光刻胶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查询产品应用领域,其下游客户不失为一个好的参考指标。

记者查阅容大感光2019年半年报,其期末欠款方余额前五名公司分别为深南电路、江门崇达电路技术有限公司、奥士康、信丰福昌发电子有限公司、龙南骏亚电子科技有限公司。进一步查阅,上述五家公司主营均为印制电路(PCB)类业务。但容大感光并未披露是来自哪个细分业务领域的欠款。

另据资料显示,随着芯片跨入纳米级,半导体光刻胶的波长也在不断缩短,已经由紫外宽谱逐步发展到g线(436nm)、i线(365nm)、KrF(248nm)、ArF(193nm)、ArFImmersion浸润式,以及最先进的EUV(<;;;;13.5nm)线水平。目前从全球来看,KrF和ArF的市场份额最大,国内则是g线和i线的市场份额大一些。

“从销售价格也可大致判断其产品的类别,IC(集成电路)前道用光刻胶跟PCB光刻胶的价格差了几个数量级。”该业内人士进一步提醒,半导体光刻胶售价以加仑为单位(250加仑约等于1吨),g线和i线价格稍微便宜,KrF是i线的2至3倍,ArF是KrF的5至6倍;而PCB光刻胶价格,则是按吨计算。

公开资料显示,目前,ArF光刻胶的价格高达6000美元/加仑。而容大感光在2019年9月10日回复深交所关注函时披露,公司2019年1至6月销售光刻胶63.21吨,销售收入740.13万元。

简单计算可知,容大感光的光刻胶售价仅约11.71万元/吨,而半导体用ArF光刻胶的售价是150万美元/吨(折合人民币超过1000万元/吨),两者相差了近90倍。

那么,这是否可以推断:容大感光只有PCB光刻胶产品?

“据我了解,容大感光也确实取得过TFT光刻胶的订单,但公司的光刻胶要用在集成电路,尤其是前道晶圆制造领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上述业内人士对记者介绍,TFT光刻胶是LCD(液晶面板)光刻胶的一种,跟目前国内集成电路领域最常用的g线光刻胶差别都很大。“即便是TFT光刻胶,可以推断容大的出货量也是很少的。”

产品升级门槛高周期长

面对着广阔的应用前景,那么公司若从PCB光刻胶、TFT光刻胶切入集成电路光刻胶领域是否可行?其在研发等方面有何难度?

“以国产化热门产品KrF的研发为例,置备所需的光刻机(一般二手)、涂布显影机、缺陷检验设备、膜厚检测机台等一系列设备就要花费约1亿元,这还不包括研发人员、材料的投入成本等。”记者采访半导体业内人士获悉,PCB光刻胶、TFT光刻胶、IC光刻胶三者所用的技术路线不同,研发难度和投入也依次上升。

回看容大感光,公司过往的研发投入似不足以支撑其集成电路光刻胶研发。记者查阅发现,公司2017年、2018年、2019年1-6月的研发费用分别为1958.56万元、2158.22万元、1148.36万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39%、5.1%、5.5%。

“当然,如果公司租用其他公司的设备和洁净室,是可以减少一些研发投入的。”上述半导体业内人士补充说。

那么,容大感光的光刻胶团队和研发成果又如何呢?

容大感光在2019年9月披露,公司光刻胶事业部共拥有18名员工,其中有6名技术人员,公司拥有的与光刻材料及配套化学品的配套专利技术共7项。

记者请教业内人士获悉,仅从专利名称看,上述2016年之后取得的3项专利,或许仅为配套技术专利,这需要进一步的专利细节才能确认。

不过,即便容大感光未来能研发出集成电路光刻胶产品,其通过客户验证的周期也非常长。

参照广信材料给深交所的回复函中内容,光刻胶的研发需要经过实验室、小试、中试、量产等多个环节。而在研发完成后,客户验证一般需要经过黄光验证、安定性验证、上线测试等阶段。其中,半导体封装用光刻胶的黄光验证是3至9个月、安定性验证是3至6个月、上线测试是6至12个月。“相对封装,前道晶圆用光刻胶的验证周期更长。”上述业内人士强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