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建设数字服务出口基地 适应数字化快速发展

商务部近期印发了《关于推动服务外包加快转型升级的指导意见》(下称《意见》),从政策层面进一步助推服务外包向更高端方向发展。

服务出口
服务出口

服务外包是我国发展服务出口的“助推器”,近年来保持两位数以上的增长,远高于货物贸易增速,是外贸领域冉冉升起的“新星”。

《意见》明确,要打造数字服务出口集聚区,依托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地区和国家服务外包示范城市,建设一批数字服务出口基地。

商务部服贸司司长冼国义在17日的发布会上表示,近年来,以5G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发展推动了服务外包的数字化进程,催生了众包、云外包、平台分包等全新数字化服务新模式,为适应数字化快速发展新形势,我国要建设一批数字服务出口基地。

“我们已经与中央网信办、工信部组织了基地评审工作,春节后将联合发布首批数字服务出口基地的名单。下一步将积极推进‘服务+’,探索数字贸易发展新路径。”冼国义说。

事实上,信息技术外包一直是我国服务外包领域的重头戏。数据显示,2018年,软件研发服务外包承接额达到255.9亿美元,芯片测试、设计等外包服务的执行额达到了65.6亿美元,信息技术运维服务外包承接额达到52.3亿美元。

中国服务外包研究中心服务经济部部长李爱民接受上证报采访时表示,大力发展信息技术外包,提升我国信息技术水平,有利于推动信息化与工业化的融合,推动制造业和服务业的融合。

除了信息技术领域,《意见》还提到将医药研发外包、设计外包、会计法律领域服务外包也作为重点发展领域。

《意见》还明确,将完善服务外包示范城市“有进有出的动态管理机制”,支持更多符合条件的中西部地区和东北地区城市创建服务外包示范城市。2009年,国务院决定建设服务外包示范城市,目前全国有31个示范城市,这些示范城市承接的离岸服务外包占全国的比重约85%。

我国的服务外包发展前景广阔。李爱民说:“当前,制造业服务化、服务外包化趋势在不断加快,通过服务外包,我国在全球产业分工中将不断向微笑曲线两端的研发、设计、咨询、供应链管理、专业服务等高附加值服务环节延伸。”

数据显示,2013年到2018年,我国离岸服务外包年均增长14.3%,高于同期服务出口增速9.1个百分点,也高于同期货物出口增速,对服务出口增长的贡献达到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