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汽车财产分配完结 “庞”氏骗局戳破身败名裂

时隔半年后,青年汽车再一次回到人们的视线中。只不过,与此前“加水就能跑车”的喧嚣不同,这次是因为彻底“抛锚”了。

汽车行业
汽车行业

近日,人民法院公告网显示,因杭州青年汽车有限公司的破产财产已经分配完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一百二十条之规定,已于2019年10月21日裁定终结杭州青年汽车有限公司破产程序。

据了解,杭州青年汽车有限公司用于普通破产债权清偿的金额约2亿元,债务清偿率28.47%。据天眼查显示,杭州青年汽车有限公司成立于2008年6月19日,注册资本3.26亿元,法人代表、董事长为庞青年。

这并不是庞青年旗下公司的首次破产。在此之前,庞青年旗下的浙江青年莲花汽车有限公司也被法院判决破产,人民法院公告网今年7月披露,因浙江青年莲花汽车有限公司的破产财产已经分配完结,依照规定于2019年6月17日裁定终结浙江青年莲花汽车有限公司破产程序。

资料显示,浙江青年莲花汽车有限公司成立于2008年2月27日,注册资本2.6亿元,其法人代表亦为庞青年。

随着上述两家公司的破产,曾喧闹一时的“水氢汽车”闹剧,也到了收场的时候。

半年前的5月23日,一则《水氢发动机在南阳下线,市委书记点赞!》的报道,将庞青年和他的青年汽车带到聚光灯下,一时质疑四起。

彼时,氢能源概念炙手可热,炒作之风四处横行。庞青年对媒体宣称,青年汽车集团由博士、博士生导师等组成的队伍从2006年开始对“水氢发动机”的技术进行研发,但尚未申请专利,技术保密,研发成本保密,后续可能申请专利

“事实摆在这里,不是瞎编的。”庞青年还声称,加了水和料(催化剂)后,汽车能行驶300至500公里,对车辆进行改动,烧油的车就可以变身为“烧水”的车。他甚至还说,水氢汽车排出的清水可以喝。

这个漏洞百出的“水氢发动机”,因违反自然界的能量守恒定律,而被外界戏称是一项“令科学界震惊”的神奇发明,是一个“庞”氏骗局。

而在舆论发酵之际,青年汽车集团宣传部门仍回应称,“水氢发动机”技术确实存在,“加水就能跑”,并声称车的水箱里有金属催化剂,而至于是什么金属,则以“现在不好说”作为搪塞。

近一段时期以来,氢能源概念炒作已经沉寂,庞青年一手炮制的“水氢发动机”也早已没有下文。

而至于已经年逾花甲的庞青年,也已因为自己的骗局被戳破而身败名裂。统计显示,庞青年已被列入限制消费名单,被限制的频次高达数百次。仅以他名下的金华青年汽车制造有限公司为例,庞青年限制高消费次数达惊人的114次。

然而,杭州青年汽车有限公司、浙江青年莲花汽车有限公司的破产,只是庞青年破落的冰山一角。

天眼查显示,庞青年旗下共有73家公司,其担任法定代表人的有49家,直接担任股东的有4家,直接担任高管的有64家,实际控制公司47家。

然而,比上述数字更为庞大的是众多的风险提示。天眼风险显示,庞青年的周边风险高达2466条,预警提醒达525条。其中,除上述两家破产公司之外,还有他旗下的一系列公司成为最高院公示的失信公司。

查阅发现,此前,金华中院(2019)浙07破申15号民事裁决书显示,海宁市资产经营公司以青年汽车集团有限公司未能清偿到期债务,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法院申请对青年汽车进行破产清算。

8月30日,金华中院驳回海宁市资产经营公司的申请。法院表示,青年汽车集团属于国家扶持行业;青年汽车集团系列企业的部分核心资源具备营运价值,青年汽车集团仍在继续经营,不存在资产完全不能变现的情况;虽然青年汽车集团存在一定的清偿困难,但存在通过自行协商、政府帮扶、引入投资等方式清偿债务的可能。

喧闹终将归于沉寂。青年汽车充斥一时的泡沫,正在以连锁反应的形式加速破灭。

庞青年的“庞”氏骗局,已是时候收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