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任实控人起纠纷 *ST升达实控人或变更

易主数月后,*ST升达的两任实际控制人出现纠纷。8月22日晚,*ST升达公告,公司现实控人、董事长单洋收到间接控股股东江昌政、江山送达的《撤销授权通知书》,称因单洋方面构成实质性违约,其代表二人参加升达集团股东会、行使相关股东权利和签署股东会相关文件的授权将被撤销。*ST升达表示,若该撤销授权生效,公司及控股股东控制权存在不确定性,公司实控人存在变更的可能性。

股权转让
股权转让

资料显示,江昌政、江山分别持有升达集团53.46%、28.88%股权,升达集团为*ST升达控股股东。去年11月,江氏二人与单洋方控股的保和堂(海南)等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约定将其全部持股转让给后者。

但办理过户时,却遇到了麻烦。因江昌政、江山持有的升达集团全部股权存在司法冻结,转让股权无法过户至保和堂(海南)名下。无奈之下,双方签署《补充协议》,江氏父子同意将其享有的全部股东权利授权委托保和堂(海南)及其指定人员单洋行使,包括但不限于提名权、表决权、参加股东会、分红权等。同时约定,如单洋方面不执行《股权转让协议》及其附件导致实质性违约,则有权收回授权。

随后,升达集团董事、监事及总经理变更为保和堂(海南)提名或推荐的人员。单洋通过上述授权成为*ST升达实控人,并担任董事长兼总经理职务。

据公开披露信息,保和堂(海南)方面曾许诺在今年3月31日前解决不低于4亿元的资金占用,并在6月30日前解决剩余所有升达集团对*ST升达的资金占用和违规担保。然而,上述承诺并未如期兑现。截至8月15日,升达集团仍占用*ST升达11.67亿元。

股权上的纠葛不清,使得单洋方面的控制权始终摇摇欲坠。*ST升达7月11日公告,公司董事会决定聘任陆洲、杜雪鹏为公司副总经理。二人均来自于华宝信托,而华宝信托系升达集团的债权方。

查询可知,升达集团需偿还华宝信托A类贷款本金和B类贷款本金合计12.37亿元,另有相关罚息。*ST升达称,如果华宝信托处置质押股票,可能影响公司控股权的变动,导致公司控股股东变更。

此外,*ST升达还存在业绩亏损、持续经营能力不佳、募集资金账户资金被强行划转、诉讼事项等诸多问题。公司曾多次尝试以重组自救,但均告失败。2017年5月,升达集团筹划转让所持股份并出让控制权,该计划未能成行。2018年1月,*ST升达停牌拟收购主营安防信息服务的寓泰安防51%以上股权,5个月后重组再告失败。同年6月,公司拟不超过7.8亿元现金增资出口跨境电商全之脉,亦铩羽而归。

如今,新旧控制方的缠斗,无疑给动荡中的*ST升达增添了新的不确定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