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行金融防风险持久战 稳妥处置金融领域风险

“稳步推进结构性去杠杆,稳妥处置金融领域风险,防控地方政府债务风险,改革完善房地产市场调控机制。”政府工作报告如此描述过去一年防风险的成绩。

金融风险
金融风险

最新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宏观杠杆率下降1.5个百分点,去杠杆工作取得初步成效。思危方能居安。展望未来,风险尚未远离,“黑天鹅”“灰犀牛”仍有伺机抬头的可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不仅是一场攻坚战,更是一场持久战。“防范风险是金融业永恒的主题,必须高度重视,把工作做好,一刻也不能疏忽。”人民银行党委书记、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在全国两会期间的表态掷地有声。

防范化解金融风险,今年还将面对更为复杂的情况——中国经济面临下行压力。如何既确保经济增速保持在合理区间,同时逐步化解长期积累的风险,这无疑考验着相关部门对“稳增长”与“防风险”的平衡能力和智慧。

一个指标:宏观杠杆率六年来首降

据人民银行初步测算,截至2018年末,我国宏观杠杆率总水平为249.4%,同比下降1.5个百分点,实现2012年以来首次下降。

“去杠杆政策是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的重要途径。历次国际金融危机的教训之一,就是一个国家宏观杠杆率如果过高,或者在短期内宏观杠杆率上升得过快,往往是爆发系统性金融危机的重要原因。”全国政协委员、人民银行副行长陈雨露说。

去年4月,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一次会议首次在顶层设计层面提出“结构性去杠杆”。郭树清在全国两会期间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结构性去杠杆的目标是把企业杠杆率明显降下来,同时把居民家庭杠杆率稳住。

数据显示,相关工作已取得进展。去年企业部门杠杆率下降5.8个百分点,居民部门杠杆率上升3.8个百分点,政府部门杠杆率上升0.5个百分点。

同时,金融系统也正“挤出”水分。银行业总资产增速从15%左右回落至近两年的7%左右,而银行体系对实体经济发放的各项贷款却实现12%以上的年均增速。银行业金融机构各项贷款占总资产比重已回升至53.9%,空转资金明显减少,经营活动更趋正常。

三个市场:防范股、债、汇异常波动

债券违约、汇率承压、股权质押风险显现……2018年,这些词汇撩动市场神经,映射着债市、汇市、股市的不平静。2019年,市场风险仍不容忽视。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防范金融市场异常波动”。

上述词汇也成为今年全国两会的热词。“上市公司股权质押风险有一定缓解。”证监会主席易会满接受采访时表示。银行体系能否妥善处理股权质押融资业务风险?郭树清语气肯定:“一直处理得很好!没有问题!”

2018年债券信用风险有所抬升。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回应这一问题时表示,债券市场违约现象的确有增加,但违约企业的行业和区域分布比较分散,整体违约率不高。数据显示,截至去年年末,中国债券市场违约金额占整个市场的比例为0.79%,低于国际平均水平。

“扩大开放、管控风险,是2019年债券市场的两项重点工作,我们争取做得比去年更好。”潘功胜表示,人民银行将按照市场化和法治化原则,管控好债券市场的违约强度,完善违约债券处置市场和违约债券的处置制度。

在美元指数走强,中美货币政策出现分化的背景下,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走势受到市场关注。在全国人大记者会上,中外记者多次问及汇率问题。易纲表示,相对于欧元和英镑对美元的波动率,人民币对美元的波动率偏小,反映了人民币汇率相对稳定。

“央行已基本退出对汇率市场的日常干预。”易纲认为,有弹性的汇率可以对宏观经济和国际收支调节起到自动稳定器的作用。而随着多年来市场机制逐渐形成和完善,企业和个人对人民币汇率弹性越来越习惯,预期也越来越稳。

一对关系:稳增长与防风险辩证统一

过去一段时间,一些重点领域的存量风险被精准“拆弹”,增量风险得到有效控制。整体金融风险从发散走向收敛。

影子银行和交叉金融风险为例,两年来相关高风险资产规模共缩减约12万亿元,通道类信托和其他资管产品出现净减少。同时,针对高风险的中小银行保险机构,银保监会正研究制定风险化解处置时间表和路线图。郭树清透露,银保监会今年将研究改组改造一些高风险机构,有的可能要退出市场,有的可能要被兼并,从而推动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是攻坚战,更是持久战。从监管层近期频繁的表态来看,不良资产风险、流动性风险、影子银行风险、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等依然会是下一阶段防风险的重点领域。而在新的经济形势下,在稳增长的基础上防范风险,以确保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日益成为共识。银保监会副主席周亮认为,只有稳住了增长,才能更好地防风险。他打了一个形象的比方:“中国经济发展像一辆高速行驶的火车,在中间可能会出现一定的问题和毛病,但是不能让13亿人停下来,把火车检修好了再往前走。所以这个过程中要把握好动态的平衡,这对监管也是一个考验。”

“做好稳增长和高质量发展工作,是夯实防范金融风险的经济基础。”全国政协常委、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主任、原银监会主席尚福林接受上证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对于稳增长与防风险的关系,政府工作报告做出了充满辩证思维的阐述:在当前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情况下,出台政策和工作举措要有利于稳预期、稳增长、调结构,防控风险要把握好节奏和力度,防止紧缩效应叠加放大,绝不能让经济运行滑出合理区间。同时,也不能只顾眼前,采取损害长期发展的短期强刺激政策,产生新的风险隐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