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已拉开资本“补血”大幕 多途径补充各级资本

2月11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支持商业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金,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和防风险能力。上证报注意到,今年部分银行已拉开资本“补血”大幕,多途径补充各级资本。

据Wind数据和相关公告,截至2月11日,今年已有三家银行发行了675亿元可用于补充资本的债券,包括15亿元二级资本债、260亿元可转债和400亿元永续债,均在1月发行完毕。

三债齐发

与去年同期相比,今年银行资本补充出现三大新特征。一是资本补充工具更丰富。在监管层的鼓励下,国有行开始发行永续债补充其他一级资本。二是发行额度显著增加。去年首月银行所发可补充资本的债券总额不到今年的三成。三是发行主体多样化。相比去年同期仅有城商行、农商行参与,今年股份行、国有行、城商行一齐上阵。

银行首月发债近700亿
银行首月发债近700亿

股份行拿下新年“补血”首单。1月21日,距预案获批不到1个月,平安银行火速完成260亿元可转债发行。“目前,这单可转债可补充银行其他一级资本。”业内分析人士称,据发行公告,今年7月25日后该单可转债将进入转股期,转股后可率先补充核心一级资本。据天风证券测算,若260亿元可转债全部转股,可提高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1.24个百分点,显著缓解资本压力。

国有大行也不甘人后。1月25日,中国银行发行了银行业首单永续债,额度高达400亿元,险资、券商、基金、资管公司等在内的140余家投资者参与了认购。在大中型银行忙于补充一级资本时,城商行低调“潜行”补充二级资本。1月29日,长安银行发行了今年首单10年期二级资本债,发行规模15亿元,全部用于补充二级资本。

“补血”正当时

今年银行资本补充明显提速。“在银行支持实体经济加大贷款投放的背景下,资产规模增长和资本补充将是持续性的过程。”交通银行首席银行分析师许文兵表示,城商行大多尚未上市,资本补充的需求较为迫切;随着老工具的到期,股份行也将进入新一轮的资本补充周期。

“股份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压力比较大,主要通过定增、可转债转股来进行补充。”天风证券银行业首席分析师廖志明表示,此前定增审批缓慢,不过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引入基金、年金等长期投资者参与银行增资扩股,未来有望提速;可转债去年下半年以来便加速“开闸”,国务院常务会议又明确降低优先股、可转债门槛,未来有资本压力,尤其是未上市的银行,应抓住这个契机尽快补充核心一级资本。

上述业内人士补充道,因安全性高、收益尚可,银行可转债属于优质资产,不愁买家。平安银行该单可转债网下80亿元额度遭10万亿元资金争抢,申购倍数高达1400倍。

对于可转债去年转股率低的情况,廖志明认为,银行不必过分担心。“去年资本市场低迷,银行股价处于低位,导致转股率低。但是可转债转股期限普遍长达五六年,股市企稳后转股率自然会上去。从历史经验来看,大部分可转债最终都完成了转股。”

大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压力相对较小,更倾向补充其他一级资本。“永续债是比较好的选择。”一位银行业人士说,一来成本较低,中国银行首单永续债的票面利率仅为4.5%,属于较低水平;二来监管层支持力度大,此前央行创设了CBS为其提供流动性,国务院常务会议又明确将提高永续债发行审批效率,鼓励银行补充资本金

部分城商行和个别股份行则多面临二级资本压力,正在积极发行二级资本债予以补充。今年1月份,民生银行和贵阳银行均获人民银行核准发行二级资本债,发行规模分别为400亿元、45亿元。

许文兵补充道,资本工具的不断丰富既有利于商业银行优化资本结构,也便于不同条件的银行尤其是一些未上市银行选择适合自身特点的补充工具,缓解短期的资本压力。然而长期来看,要提高商业银行的核心资本水平,关键仍在于改善资本市场对银行的低水平估值状况,打通普通股融资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