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业银行发布公告称 拟定增募资补充核心一级资本

银行迎来补充资本的最新行动,这一次动用的工具是定向增发。3月12日,农业银行发布公告称,拟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募集资金不超过人民币1000亿元(含),扣除相关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补充该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同日,农业银行发布业绩快报显示,该行2017年实现归母净利润约1929.62亿元,同比增长4.90%。不良贷款余额和不良贷款率“双降”。

拟向汇金等7大机构定增千亿

此次农行非公开发行的发行对象共7名,分别为汇金公司、财政部、中国烟草总公司、上海海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中维资本、中国烟草总公司湖北省公司、新华保险。其中,汇金公司、财政部、中国烟草总公司分别拟认购约400.27亿元、392.13亿元和100亿元。所有发行对象均以现金方式认购本次非公开发行的A股股票。

农业不良贷款余额下降
农业不良贷款余额下降

农行为何此时在A股定增?在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银行分析师许文兵看来,这种安排有利于优化结构,降低单一股权融资对市场的影响。实际上,上市银行再融资补充资本并不令市场意外。今年开年以来,银行股多次领涨大盘,打开了再融资的时间窗口,银行股价回到净资产以上。而农行H股股价长期低迷,Wind显示该行H股最新市净率(PB)为0.88,近五年平均值为0.93。

申万宏源证券分析师马鲲鹏称,此次农行定增是解决历史遗留问题,已经酝酿多年,并非今年令市场担心的银行“再融资潮”开端,更不意味着别的大行也需要再融资。“定增并未从二级市场融资,不存在所谓的‘市场抽血’效应。”马鲲鹏说,预计定增将在2017年年报后完成,4.15元为本次定增底价,高于12日收盘价4.03元。农行相关负责人解释,定增是股东方在场外寻找资金,对当前二级市场无任何影响。

银行新一轮补充资本周期开启

为何补充核心一级资本?农行解释,作为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需要满足更加严格的附加资本要求。截至2017年9月30日,农行集团口径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3.40%、11.23%和10.58%。尽管这些指标已满足《巴塞尔协议III》监管指标要求,然而农行2017年9月末的资本充足率增速低于上年末,存在一定压力。农行在公告中表示,为进一步优化资本结构,保持较高的资本质量和充足的资本水平,需要借助资本市场补充核心一级资本。

对于农行定增补充核心一级资本的行动,许文兵认为,距离上市银行上一轮集中资本补充已经有两至三年,现在已进入了一个新的补充周期。

多位受访人士称,在金融降杠杆、去通道的强监管环境下,银行表外业务逐步回表,这一过程将让银行面临资本补充的压力。2017年以来,上市银行就通过定增、优先股、普通股、二级资本债及可转债券等工具,密集补充资本。

许文兵说,银行要支持实体经济常规性信贷增长,而回表的压力也会带动资产规模的增长。如此一来,资产增速可能会快一些,资本补充的压力就显现出来了。他预计,今年银行补充资本的行动将会更频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