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监局发295张罚单 金融机构切实体会到“严监管”

今年以来,多地方的金融分支机构收到密集罚单。截至1月24日,各地银监局及分局公布的罚单共计295张,遍布22个省份,数量居前的有湖北、广西、浙江三地,分别收到45张、31张、31张罚单。在银监高层屡提“治乱去疾”之际,地方各类金融机构切实体会到了“严监管”。

银监局发295张罚单
银监局监管决策

从公开的地方罚单数来看,有三个特征:一是密和急,比如广西银监局及各地分局,在1月12日当天共下发罚单31张,涉及省内七地的各类商业银行的违规失范;“挨罚”数量居首的湖北地区,银监部门一天之内下发27张罚单、三周之内罚遍辖区内各类银行机构。

牵连范围广、涉案金额高的重大案件涌现,是第二个特征。从案件来看,今年以来,工行黑龙江分行辖内十余家分支机构因2015年以来多次违规销售对公理财、涉金额54.7亿元,多家分支行被罚金额累计3350万元;而近期浦发银行也因造假授信775亿案件,四川银监局依法处罚4.62亿元,这之中,地方金融机构暴露的风险在升级,与之相应,监管也在加码。

最后一个特征则是,在监管上严格严密,违规失范“大案小案”一把抓。在广西地区,一家全国性商业银行的4家分支机构,一家城商行分行和农村商业银行,因违规授信或授信额度超标,被罚20万元到100万元不等;位于浙江的嘉兴银行,因“信贷资金挪用流入股市、向尚未获得竣工验收备案证明的商用房发放按揭贷款、违规办理无真实贸易背景银行承兑汇票业务、利用承兑汇票业务虚增存款规模、同业投资非标资产未严格比照自营贷款管理”,多项并罚135万元。

此前,银监会在《关于银行业风险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逐一出列,并明确防范信用风险、流动性风险、债券投资业务、同业业务、理财和代销业务、房地产领域风险、地方债风险、互联网金融风险等十大类型。具体到地方,近300张罚单中,涉及银行、信托甚至是消费金融公司等各类金融机构,信贷违规、授信问题、同业及理财、信披失范、内控不合规等,成为被罚主因,体现了监管自上而下、全面筑牢风险点的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