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货币政策的目标重心正轮动 金融风险重新成主风险

在上周末举行的杰克逊霍尔全球央行年会上,美联储主席耶伦和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并未关注就业、通胀等传统货币政策目标,而是聚焦于金融稳定的关键作用,并据此警告危机重演的可能性。工银国际认为,这表明,金融危机十年之际,全球货币政策的目标重心正在适时轮动。

全球货币政策的目标
全球货币政策的目标

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及高级经济学家钱智俊写道,本轮危机连绵十载之后,全球经济正发生深刻改变。笼罩已久的复苏风险逐步减弱,金融风险重新成为主要风险,是本次全球货币政策目标轮动的根本原因。

具体而言,其一,金融风险持续上升。长期的货币超宽松虽然推动了本轮全球复苏,但其引致的金融风险亦在逐步显现。其二,政策空间严重不足。当前美国基准利率尚未升至温和通胀率,而欧洲、日本则迟迟未能开始退出货币宽松。一旦爆发系统性金融风险,各大央行均缺少足够空间以传统政策工具进行危机处置。

这将导致货币政策正常化进程被迫中断,并陷入“货币超宽松-引发金融风险-货币宽松加码”的负向循环。其三,放松监管风险高企。目前,特朗普政府正在积极推动金融监管的放松,而英国和欧盟各国亦紧随其后,进而可能导致全球范围的金融监管竞次,以致监管放松过度。

此外,他们还指出,围绕金融稳定的位序上升,作为全球经济复苏的三大引擎,美国、中国、欧洲的货币政策正常化路径将呈现出迥异的阶段性特征。其中,美联储将坚持“先加息,后缩表”的政策搭配。

中国货币政策将大概率维持稳健中性,呈现“短期不松、长期不紧”的特征。政策利率将长期保持稳定,市场利率则会随着金融去杠杆的推进,形成短期高位维持、长期渐次回落的趋势,推动收益率曲线的平坦化。而如何相机选择政策转向的时机和步骤,将持续考验欧洲央行的政策智慧,这一转折过程将大概率变得谨慎而缓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