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分钢铁煤企面临限产减产 供求变化左右后续走势

8月4日钢铁煤炭板块冲高后迅速回落,这是否折射出这两大周期性行业发生重要变化?记者观察到最近两天关于钢铁煤炭行业的重要信息是,京津冀区域钢铁要限产,而部分煤炭企业则因自身原因减产。

部分钢铁煤企面临限产减产
部分钢铁煤企面临限产减产

钢铁限产

4日记者从多方面获悉,8月2日唐山市政府召开全市大气污染防治工作调度会。相关文件显示,从11月15日起,唐山采暖季钢铁产能限产50%,以高炉生产能力计,采用企业实际用电量核实。对于焦化等化工类企业,对排放不达标的责令停产,全市焦化企业限产30%左右。

这一决定其实源于今年上半年多部委联合公布的《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年大气污染防治工作方案》。该文件明确规定了“2+26”个城市今年的大气污染治理任务,在水泥、铸造等行业继续全面实施错峰生产的基础上,还要在采暖季,对石家庄、唐山、邯郸、安阳等重点城市钢铁产能限产50%,并实施电解铝化工类企业生产调控等。

近日,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召开的五届六次常务理事(扩大)会议上,工信部原材料工业司巡视员骆铁军再次强调,北方“2+26”个城市中,根据规定,唐山、邯郸、安阳等重点区域采暖季钢铁行业将限产50%,具体操作方案有待确定。

“目前这应该是原则性的方案,唐山市的钢铁企业还在等待具体的操作方案。如果完全实施,对钢铁行业的影响肯定是很大的,利好成材、利空原料。”西本新干线首席研究员邱跃成接受上证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我的钢铁网”认为,若对焦化厂限产幅度达到30%,预计受影响的焦炭产量达1000多万吨。而唐山地区粗钢产能合计约1.2亿吨,对高炉限产幅度预计达到50%,在采暖季持续的4个月中,合计将影响粗钢产量约2000万吨,平均每月500万吨,占全国每月钢产量的7.5%。

煤炭减产

与部分地区钢铁企业被限产相呼应的是煤炭巨头的减产。

神华3日晚发布公告称,由于露天矿井征地进度滞后导致土方剥离施工暂缓,8 月起公司所属哈尔乌素矿煤矿停产、宝日希勒露天矿减产,预计最多将影响2210万吨产量,占神华年度总产量的17%。

对于神华宝日希勒露天矿(下称“宝矿”)减产,华电能源次日公告称,如果从8月份开始宝矿减产导致长协煤合同无法履行,预计今年公司所属电厂燃煤将产生351.12万吨缺口,将对公司造成重大影响。该公司还表达了希望协助宝矿早日复产的意愿,以解决“燃煤之急”。

易煤研究院研究员潘汉翔接受上证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严控产能置换标准不放松的前提下,短期新增产能依旧有限。

虽说如此,目前市场拐点已初步显现,动力煤价格回调风险正在加大。

4日下午,汾渭能源组织的一周研讨会上,多位分析师透露北方港口煤价、海运费以及进口煤本周表现均显疲软。

易煤研究院研究员张飞龙告诉记者,电厂和贸易商持续的价格博弈,导致部分贸易商妥协,尤其是长江口岸出现贸易商主动降价甩货的现象,目前港口成交价有小幅下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