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金贷款行业增长迅猛:不怕客户逾期不还

现金贷平台,不怕客户逾期,怕的是不逾期逾期时间越长,所获得的利润就越多。互联网金融方兴未艾。起初是P2P增长迅猛,进入2017年,以现金贷为主流的消费金融增长超越了P2P,从风投处募集的资金占整个金融业融资额的七成

现金贷款行业增长迅猛
现金贷款行业增长迅猛

然而,信贷业自2017年二季度起,步入了“由松至紧”的阶段。日前,银监会、教育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校园贷规范管理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现阶段,一律暂停网贷机构开展校园贷业务,对于存量业务制定整改计划,明确退出时间表。

经历了乱象、争议和整顿之后,无底线的校园贷终于等来了自己的“判决书”。现金贷与校园贷有着一定的相似性,校园贷收紧之后,被资本催熟的现金贷业务,金融机构亦在加强监管,合规问题与盈利空间遭质疑。

“一地鸡毛”

用“千贷大战”形容当下的现金贷业务一点也不为过。打开手机的APPStore,以“现金贷”为关键词搜索,结果超过了200个,有网友更是贴出了全部现金贷的APP,数量高达600个,这仅仅是线上的借贷公司数量,线下的借贷公司更是多如牛毛。与前几年的P2P行业类似,现金贷正在成为资本热捧的对象之一,参与现金贷的玩家不断涌现。

然而,现金贷业务亦备受争议,因为其主要面向没有信用证明、收入较低的人群。这群人,有蓝领,也有刚刚走出校园,收入低且不稳定的年轻人。这类人的资金需求大多用于房租、3C数码的购买等。尽管收入不高,但需求旺盛。

现金贷起源于美国,美国工作的“月光族”把工资花完之后,拿着自己的支票去Paydayloan的窗口借款,一般是几百美元,发工资之后归还,借款期限较短,综合费率在年化300%~500%。

然而,现金贷在国内兴起之后,却“乱象”频发,主要包括平台利率畸高,实际放款金额与借款合同金额不符,无抵押、期限短、暴力催收等问题。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常务副院长寥理指出:“现金贷在国内是有市场的,它的确改善了一部分人的福利,同时带来了恶意催收、过度消费的问题。”

人人贷联合创始人张适时表示,一般性消费金融贷款在2025年将达到5亿元规模,但银行、P2P平台等,目标客户人群往往着眼于高收入人群或高净值人群。

像刚毕业的学生、打工一族等收入较低的人群,并不是一般网贷平台的目标客户,但同样对消费类金融产品有强劲的需求,这样就催生了一些像手机贷、现金巴士、用钱宝等小额贷款平台,平均借款额度在500元到5000元不等。

资本“闻风而动”。一些投资人认为,“现金贷”是互联网金融领域最后一块投资“宝地”。

资本追捧

利率畸高是眼下现金贷的主要问题,也是诸多现金贷平台企业的主要利润来源。

二三四五网络集团(002195.SZ)全资子公司上海2345金融科技凭借现金贷产品“2345贷款王”,2016年度净利润达到11270.70万元,同比增长1640.1%,2015年该公司净利润为-731.8万元,现金贷一款产品就让该公司利润迅速转正。

《商学院》记者查阅了多家现金贷公司的利率及收费标准后发现,现金贷企业为了规避年化率,将利率转化为各种名目的管理费是普遍现象。

根据国家对民间借贷的规定,法律保护24%内年化率,允许24%~36%自愿支付,超过36%无效。

根据网贷之家的数据显示,在现存的现金贷平台中,金额微小、7~14天的短期借款,年化利率达到200%以上。

一款较受年轻人欢迎的“现金巴士”产品,为普通人提供500元~1000元的应急信用借款服务。这种微额贷款在微信上就可以申请。按照最高额度1000元借款,最长14天的借款期限,借款人需要支付快速信审费72元,账户管理费24元,利息4元即可,所有费用加起来,借款人到期需要支付1100元钱,使用一张减免5元的优惠券,借款人14天到期需要支付1095元。

借款人正常借款、按时还款的情况下,这一费用转化为年化率高达257.1%。但是,抛开借款人所支付的费用,单从利息来看,4元的利息却又远远低于国家规定。

中关村互联网金融研究院研究总监郭大冶向《商学院》记者表示,超过36%的部分,法律不予保护。最高人民法院对于超过36%的部分,采用的字眼是“无效”而非“违法”。如果借款人就高出36%的利息部分起诉,法院不支持平台对借款人债权的申请,而高于36%的部分借款人自愿还款,法律并未禁止。

如果用户一旦逾期,所产生的罚金远远超过借款本金。根据上述贷款平台的罚息方法,一旦产生逾期,每日按照借款本金的2%计息,以借款1000元为例,一天产生的罚款为20元,50天即可达到与本金一样多。

趣店集团曾经爆出“天价滞纳金”,每天的滞纳金是未还金额的1%;魔法现金,每日逾期罚款为74元,如果借款1000元,只需14天,利息就滚动到和本金一样多。

业内人士向《商学院》记者透露,对于现金贷平台,不怕客户逾期,怕的是不逾期逾期时间越长,所获得的利润就越多。有平台销售为了给用户平账,采用借新还旧的方式,雪球越滚越大。

行业洗牌在即

不同于“校园贷”当时的放任发展,从“现金贷”的兴起到乱象丛生之后不过数月有余,银监部门就及时对其进行了监管。

在银监会发布的《中国银监会关于银行业风险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简称《指导意见》)规定:确保出借人资金来源合法;禁止欺诈、虚假宣传;严格执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间借贷利率的有关规定,不得违法高利放贷;不得暴力催收。从资金端、信息披露、利率水平、催收四个角度对现金贷平台提出了要求。

事实上,这是银监会第一次在监管文件中提及现金贷,监管的到来将加速“粗放式”发展模式的结束。

随着监管政策的迅速来临,一些现金贷业务开始低调处理。

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研究中心主任薛洪言认为,目前现金贷乱象较为严重,对现金贷来讲,最关键的是合规运营,而合规最重要一点在于降低利率水平。

薛洪言认为,站在借款人角度,低息永远是现金贷类产品的核心竞争力,这一点是现金贷平台必须要有的清醒认识。在他看来,如果认识不到这一点,便不能及时转变业务策略,业务模式迟迟不能摆脱高息的掣肘。“习惯于粗放式增长,极难进行精细化转型,以至于当行业大洗牌来临时,可能就会失去继续博弈的资格。”

事实上,目前绝大多数现金贷公司无论是吸纳资金还是用户,都相对较为“粗放”,任何机构都花大力气吸引与保留优质客户,提升及持续消费能力。但当前现金贷平台遇到的明显问题在于,主要的利润来自于逾期不还、利滚利的信用空白用户,并非优质客户。

有业内人士指出,在增量市场阶段,大量的公司涌入现金贷领域,人人有肉吃,快速增长的业务也会暂时冲淡坏账率的影响,但是一旦市场增长放缓,洗牌的时候就会很快到来,高风险也会暴露,因此,现金贷平台若想长久经营,必须在风控手段上有所突破,以大数据征信体系进行风险评估,这对现金贷公司是一大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