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贷平台和互金监管 严格规范催收行为

中国自古有着“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的说法,但随着时代变化,现如今又有着“欠钱是大爷”的现状。 而有关“金钱”这个敏感字眼从来都是大多数矛盾的根源,从近几年不断出现各种新闻就能看出催收者的无所不用,欠债者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作为消费金融产业链的最后一环,催收也将人性与利益的纠缠不休进行到底……

网贷平台和互金监管
网贷平台和互金监管

我国目前的催收机构在受到委托方的委托后,以急于款为唯一目的地与欠款人进行针锋相对式的要账工作。“裸贷”、“艾滋病催收队”,因“暴力催收”引发的“辱母案”等等贷后催收乱象,一次次将暴力催收推上了风口浪尖,而有关催收的各类媒体报道也将这个隐秘而灰色的产业撕开了一道口子,在窥见其中丑恶的一面后,这个原本就饱受争议的催收行业更是被口诛笔伐。而我国对于网贷催收使用的软暴力确实一直处于监管空白阶段,绝大多数网贷和消费分期产品逾期之后并不会上央行征信,取证也十分困难。

也因此,催收员会冒充公检法,而老赖们则以发律师函回击,建立在以回款为唯一目的地基础上的思维模式,使催收与债务人站在了对立面,形成明显的对抗性:一方面,对暴力催收和电话催收的监管日趋严格,但另一方面,国家层面征信系统的不完善,对失信人惩戒制度的缺失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消费金融行业从业者对国家“保护老赖”的错觉。

基于目前的法律法规和监管政策,网贷平台催收过程中也常常涉及到:刑法层面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风险;违反贷后催收专门性规定风险和财产、名誉人身损害引起的民事、行政、刑事责任风险。

随着近两年来强监管下对互金行业的风控体系与安全体制的建立,国家对催收行业的管控也上升到新高度,在全国范围内的短信平台中若出现“涉嫌”、“公安”、“传票”等敏感字眼,就会直接被运营商自动屏蔽。而电催渠道监管趋紧其实早有预兆,有电催行业的资深从业者表示:国家早在2015年底就开始管控催收行业,“先是任何和金融行业有关的营业执照不允许办理,然后公安和工商挨家挨户地登记,那个时候我们所有的客户资料都不敢存在电脑里。”

再加上新下发的催收标准,使得我国的互金平台操作规范正在不断完善。北京监管部门在向各网贷平台下发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事实认定及整改要求”中,明确要求严禁暴力催收,但未对暴力催收的具体行为作出界定。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也披露,未来针对催收问题会出台相应标准,整顿暴力催收,以提升行业合法催收的意识,保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6月27日,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分析技术平台在对网络催收情况进行监测分析后,发现网络催收平台经营模式目前主要分两种:一是主要通过网站、手机APP等渠道搭建类似“滴滴模式”的催收平台,为债权人与催债人提供点对点的撮合信息服务,目前共计61家,累计委托催收案件金额达8894亿元;二是经自身即是催债人,主要通过网站、微信公众号等渠道宣传自身具备的催收能力及业务范围,或搭建平台供债权人在线提交催收需求与申请。目前共计283家。

“国家对这块的监管肯定是会越来越严格的,最起码这段时间是动真格的。”一消费金融行业从业者表示,“现在管的是电催,直催(上门催收)没有什么影响,但是估计接下来也会管,喊喇叭什么的估计也快不能干了,现金贷肯定影响最大。”也有从业者认为,国家如果继续加大监管力度,反而对行业发展是好事。

但不管怎样,在法律对催收行为进行严格的规范和限制下,为避免悲剧发生的同时,也警醒各家网贷平台要重视贷前的借款人筛选和风险控制。同时,法律也不应该成为老赖的避风港,加强建立完善的信用体系、加强平台之间的信息共享同样需要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