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对美元罕见跳涨 行情瞬息万变

连日来,人民币对美元罕见跳涨。昨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飙涨500多个基点,为去年11月10日来最高,上调幅度创1月6日来最大。当日,在岸即期汇价突破6.8一线,离岸汇价逼近6.72关口。

人民币对美元罕见跳涨
人民币对美元罕见跳涨

受访专家指出,人民币汇率大幅上涨的直接原因是人民币中间价报价机制引入“逆周期调节因子”,引导预期促使人民币汇率补涨。更深层次的原因在于中国经济企稳向好、资本流动趋向平稳,而美元表现弱势。

行情瞬息万变

自5月底以来,人民币对美元在离岸市场持续上涨。5月25日,离岸人民币对美元突然走高,当日连续涨破6.86、6.85、6.84,创两个月来最大单日涨幅。5月29日,离岸人民币对美元延续强劲走势,刷新今年2月初以来最强水平,离岸人民币对美元突破6.81关口。6月1日,离岸人民币对美元逼近6.72关口。

值得注意的是,昨日的美元指数也从96.96附近震荡上行至97.08附近,但并未对人民币汇率产生明显影响。“美元对人民币汇率的影响正在减弱。”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对记者表示。

“这两天的外汇市场行情真可谓瞬息万变。”一位外汇交易员对记者表示,离岸人民币流动性继续收紧,市场美元空头头寸较多,助推人民币走升,但市场情绪仍趋于谨慎。

数据显示,6月1日香港离岸人民币HIBOR全线上涨,隔夜利率涨2174个基点至42.815%,为连续第二日大涨,创1月6日以来新高;7天利率升1174个基点至19.59633%;14天利率升733个基点至13.91267%。

人民币汇率近日的上涨也提振了市场信心。华安证券宏观首席分析师徐阳指出,“一带一路”建设不断深入推进,将为人民币国际化开辟新的空间,人民币的国际地位会进一步上升,将建立更多离岸人民币交易中心,各经济体对人民币的需求将持续增加。

多重因素支撑人民币汇率

近期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大幅升值,直接原因是人民币中间价报价机制引入“逆周期调节因子”,更深层次的原因在于中国经济企稳向好。

另外,从中美经济增速差异来看,“中国5月份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为51.2,同上月持平,表明经济增长走稳态势进一步明确,而美国PMI下行。”原高盛中国策略分析师刘陈杰对记者表示。

同时,近日中美金融市场无风险收益率利差进一步扩大,也促使人民币汇率上扬。刘陈杰指出,受到金融监管因素影响,中国金融市场无风险收益率急速上升,加之美国金融市场无风险收益率下降,我国金融市场无风险收益率远高于美国,吸引更多资金流入。

此外,从外汇供求上看,“国内经济主体偿还广义外债的进程已告一段落,由此判断,国际资本显著外流的可能性不大。”招商证券宏观分析师谢亚轩指出,国内债券市场开放和境内机构境外发债也有望带来增量外汇资金流入。“预计外汇市场供求仍将维持弱平衡局面,但不排除部分月份出现外汇供应略超需求的可能,推动人民币汇率阶段性回升。”

招商银行首席外汇分析师李刘阳指出,中长期看美元失去了再创新高的动力。“待到欧洲央行开始明确退出QE的预期或长期加息预期难以为继时,美元将再度向下破位。”

下半年人民币汇率何去何从

对于下半年外汇市场变化,多位受访专家认为,人民币汇率将在基本平稳的基础上双向波动。

连平表示,人民币汇率不会出现单边走势,波动中基本稳定的条件已经具备。一是宏观环境上中国经济平稳增长,物价保持稳定;二是市场供求趋向平稳,跨境资金审慎管理也取得一定效果;三是技术上的“逆周期调节因子”主要用于化解贬值预期,而非用来促使人民币升值。调节因子会对趋势性变化进行相反的调节,从而实现双向波动。

外汇专家韩会师也对记者表达了类似看法。他认为,伴随市场对中长期中国经济基本面和资金流动更趋乐观,人民币汇率将在基本稳定的基础上更大幅度地双向波动。

民生银行高级研究员应习文对记者表示,从对一篮子货币来看,人民币汇率对美元的补涨已基本到位,再出现大幅跳涨可能性不大。不过鉴于未来美元很难再次走强,今年人民币对美元贬值压力已经大幅减轻,贬值预期也在一定程度上得到扭转。未来双向波动的可能性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