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研高管出走逐渐增多 近两周3位投研总监离职

近年来,中小型基金公司人才的捉襟见肘早已是不争的事实。而最近短短一周多时间内,金鹰、新沃、北信瑞丰等基金公司接连发布投研高管变动公告,使得这一问题尤显突出。

投研高管出走逐渐增多
投研高管出走逐渐增多

业内人士表示,虽然现在小基金公司使出浑身解数去挽留核心投研团队,但随着牌照红利打破,公募基金平台无法提供更多的附加值,加之股东更迭频繁、股权激励短时间内难见成效等原因,投研高管出走逐渐增多,小基金公司人才荒加剧。而未来随着公募基金公司的扩容,这一现象可能更加猛烈。

投研高管频离职

统计数据显示,截至6月25日,今年已有1224只公募基金基金经理发生变更,这一数字大幅超越去年同期水平。而中国基金报记者梳理发现,年内已经有15家公募基金投研高管因为个人原因相继宣布离职。

6月21日,新沃基金发布公告称,公司研究部总监易卓因个人原因离职,其原先管理的新沃通宝货币由共同管理该基金的基金经理李丹继续管理。

资料显示,新沃基金是去年新创建的一家基金公司,新沃通宝货币为该公司目前唯一的公募基金,成立于去年10月,迄今尚不足1年。

据记者了解,基金经理管理基金未满1年而主动提出辞职的,离职会相对受到限制,程序也较为繁琐,需要向证监会相关派出机构书面说明理由。而现今离“大限”只剩几个月,易卓便辞职走人,由此可见其去意之迫切。

记者注意到,今年以来,汇添富、国泰、中欧等15家基金公司投研高管均提交辞呈,其中,中小型基金公司占大多数。

例如6月15日,金鹰基金发布了关于基金经理变更的公告,管理金鹰稳健成长、金鹰行业优势等5只基金的投资总监何晓春因个人原因离职。而就在近几年,金鹰基金投研团队发生大洗牌,先是基金管理部总监陈晓、固定收益部总监邱新红、金鹰基金金融工程部总监张永东等相继辞职,紧接着,在去年1月份,公司原投资总监杨绍基挂冠而去,目前连唯一资历相对较深的何晓春也请辞。

此外,2014年初成立的北信瑞丰基金也遭遇了人才困境。6月16日,公司公布了固定收益部总监王靖的离职公告。资料显示,王靖2014年5月加入北信瑞丰基金,在公司工作的时间刚刚超过两年。

低薪资与股东高期许难匹配

缺乏平台、薪酬待遇低、股东更迭频繁等被认为是小基金公司人才流失的重要原因。

“一般来说,大基金公司管理层相对稳定,而像我们这种小公司,要是一定时间内业绩达不到董事会要求,或者产品业绩、规模难有起色,管理层变动就会相对明显。而在高管换血之下,公司团队的磨合也需要付出更多的时间。”一位小基金公司市场部总监表示,“离职最根本的原因是激励机制的缺失,虽然现在也有一些基金公司意识到到这个问题,推出了事业部制和股权激励等多项措施,但不得不承认,并非所有的公募基金经理都能适应这种考核制度。而且,在公司发展起步迟缓的情况下,这些激励成效并不大,尤其是现在公募基金业行情也不好,对高管而言,信托、资管等行业的压力小,薪酬却未必比基金低。”

也有基金公司人士透露,虽然投资总监是关键投研岗位,但由于小公募公司销售渠道有限、整体规模偏小、公司业绩和利润不突出等,核心投研人员的待遇有限,“小基金公司投资总监甚至还比不上大型公募的普通投研人员,这已经很常见”。

一位去年权益类和固收类高管都发生变动的基金公司相关人士也向记者大倒苦水。该人士表示,以前,公司旗下产品业绩相对稳定,规模也稳中有涨,但是,自从经历过一轮人事震荡后,公司投研能力一直没有多大起色。

他说:“现在好的投研团队很难找,一方面是一些比较资深的公募老兵大都‘奔私’,自己去创业去了;另一方面,相对大公司而言,我们平台和薪酬激励措施也着实没有什么吸引力。此外,因为公司大部分高管都是股东方派来的,发展理念上也会经常产生摩擦,所以,我们也挺无奈的。”

事实上,投研人才短缺已经成为小基金公司绕不开的成长之痛。而随着公募基金公司大扩容和大资管时代的到来,公募核心投研人才的争夺战也会愈演愈烈。前述投研总监的离职,仅仅揭开小基金公司人事尴尬的一角,如何吸引人才、留住人才从而实现公司长远发展,成为基金行业始终值得深思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