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去医院遇禽兽医生 称医生非礼少女

少女去医院遇禽兽医生
医生猥亵少女

治个感冒,诊所医生竟让少女脱掉胸罩“听心跳”,再褪下裤子“做妇科检查”?前阵子,广东来成都的16岁少女乌丽,站在三圣街道赖家桥大观七队“花乡诊所”门前眼泪汪汪地控诉:“他非礼了我10多分钟……”,围观的市民愤怒了,诊所男医生周新面对指责一言不发,遭到乌丽亲属和围观者一阵暴打后,两名当事人被110巡警带去调查。

乌丽是广东梅州人,16岁的她来成都不到一月,在赖家桥附近某单位当服务员。本月10日晚上7点多,她感觉浑身乏力,头疼得厉害,“好像感冒了,我带你去诊所看看。”老板娘带着她到附近的花乡诊所,当时诊所内有四五个等看病的人,有事在身的老板娘就先走了。

乌丽说,大约等了10来分钟,前面病人陆续离去,医生周新走过来,先测了一下体温,说还挺严重的,“跟我到里面来,再做做检查”。于是,她跟着拿听诊器的周新进了治疗室,刚进去,周新就把门给关上了。

她当时也没多想,周新吩咐她把上衣脱了,解下胸罩。“我当时脸一下子红了,但他是医生,我只好把衣服脱了……”涉世不深的她照着周新的话做了,随后,周新说要听听心跳,两只手在她胸前摸来摸去,她本能地用双手去遮挡,周新却依然不罢手,嘴里不停念叨着:“测心跳,不要动……”

乌丽说,几分钟后,周新放下听诊器,说看看是不是妇科疾病,又让她把裤子脱了做检查。“我只是头疼,为什么要做妇科检查啊?”乌丽说自己当时怕极了,还问了周新一句,但自己还是遵从了。谁想,周新在她的下身摸起来,后来还嗅了嗅手指,说“没什么异味,排除了妇科病的可能”。

就在她以为检查结束了,从躺板上起身穿裤子时,周新突然把灯给关了,并将房门反锁,黑暗中,她感觉到周新往自己脸上亲,一只手在她身上游走乱摸,她这才意识到周新在猥亵自己。于是拼命反抗,并挣脱了周新,一头冲出了治疗室,并哭喊着老板娘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