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央行意外扩大QQE规模 日元暴跌股指暴涨

周五公布的日本央行10月底决议宣布将每年基础货币的货币刺激目标加大至80万亿日元,此前目标60-70万亿日元。意外扩大QQE规模出乎市场预期,日元短线因此大幅下挫。美元对日元上破110大关,日经扩大涨幅至4.5%。

日本央行表示,货币政策正在显现预期效果,通胀预期存在相当的不确定性。将以开放的方式执行QQE;将日本债券购买规模每年增加30万亿日元;继续QQE直至通胀稳定在2%;延长国债持有时间至约7-10年。央行将检查上下行风险,适当时将调整政策;部分由于价格下滑带来的下行压力,通缩心理的扭转有可能推迟;油价下跌可能施压短期通胀。将ETFs追踪“JPX-日经400指数”纳入购买范围。

日本央行同时下调今年GDP预期。下调2014年GDP增速预期至0.5%,7月预期为1.0%。2015年GDP增速预期为1.5%,此前为1.5%。下调2016年GDP增速预期为1.2%,此前为1.3%。下调2014/15财年核心CPI增长预估至1.2%,此前预估为1.3%。2015财年核心通胀率下调至1.7%,此前为1.9%。

在购债节奏上,日本央行原则上将每月购债8-12万亿日元,将以灵活方式主导日本国债购买,每月分8到10次购买。购债范围涉及长短期国债。详细可见

日本央行表示,对GDP及CPI的预期已把今日的宽松决议考虑在内。日本央行对CPI的展望扣除了上调消费税的影响。

市场分析认为,日本央行已经”孤注一掷“。

摩根大通高级分析师MasamichiAdachi表示,”通胀未能达到日本央行的预期。油价持续低位以及通胀难以提升意味着日本央行内部对于两年内完成通胀目标的信心已经降低。“

RAKUTENSECURITIES资深市场分析师MASAYUKIDOSHIDA称,”市场乐于见到这一意外举措。很多人期待央行宽松政策,有些人抱有很高的期望。现在日元随之走软,股市上扬。货币政策宽松,所以金融、银行和证券、以及房地产类股将进一步受益。市场此前担心日本经济的状况,尤其未来还将上调一次消费税。日本财务省(MOF)和央行希望上调消费税,这样可以帮助他们实施。“

华尔街日报》认为日本央行推出新的大规模宽松货币政策,震惊市场,央行观察人士无一预料到这一举措,显示出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对颠覆预期、产生意外效应的依赖;而5比4的投票结果表明委员会内部存在巨大分歧,意味着黑田对未来货币政策走向控制乏力。

此外,路透称,日本GPIF委员会批准将日股配比上调至25%,日债配比下调至35%。

美元/日元突破111关口 日股暴涨5% 创七年新高

日本央行今日意外宣布扩大QQE规模,此消息一出,日本股市一度暴涨至5%,创2007年以来新高。美元/日元突破111至2008年以来最高,单日涨幅创2013年4月以来最大。

undefined
undefined

此外,今天日经新闻报道称日本政府养老投资基金(GPIF)今日将把国内和国外股票配置比例目标分别提高至25%,把国内债券比例降低至35%。这也让日本市场沸腾,日元闻讯下跌,日股高开。

中午时分,路透引述政府人士消息称,日本政府养老投资基金正式批准增持股票、减持日债,比例与日经的报道相同。下午日本股市涨幅一度扩大到5.3%。收盘时,日经225涨4.83%。

美元/日元飙升,截至下午3:25,涨幅扩大至2.12%,最高报111.53。这是6年来的最高水平,今日涨幅也是2013年4月以来最大。

日债方面,日本10年期国债收益率跌3.5个基点至0.435%,20年期国债收益率跌3.5个基点至1.285%,双双创下2013年4月份以来的新低。五年期国债收益率跌1个基点至0.110%,为2013年3月份以来的最低水平主力10年期国债期货合约攀升至146.78这一历史新高。

日本中小企业破产率飙升140%

今天日本央行宣布扩大QQE规模之后,日元的跌势得到了进一步的扩大。美元对日元刷新自2008年以来新高至111.01。日元在过去几年的大幅贬值导致日本企业破产率大幅走高,2014年为止,日本中小企业破产率大增140%。

首相安倍晋三所提出的三支箭到目前为止尚未见到十分明显的效果。虽然政府官员反复安抚市场日本正在“正轨”之上,但是日元贬值所带来的原材料成本增长压力,对于日本企业来说似乎是难以承受之重。

根据TSR的数据,汽车行业受到的影响最大,制造业和零售业以及服务行业也是重灾区。日本贬值导致这些企业盈利水平大降。

此前彭博曾报道,美元对日元在110上方对于很多企业有较大影响。相对“舒服的”日元汇率应该在100左右(对美元)。对于大型出口企业来说,日元不断的贬值也可能负面影响。根据彭博的调查,经济学家预计到2015年末,美元对日元将升值114。

即便是安倍晋三和其内阁似乎也意识到了日元贬值的压力。日本首相安倍晋三10月7日在国会讲话时称,日元贬值已伤害到小企业和日本家庭。日本政府正在努力减少这种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