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矿产能释放将受到抑制 安全检查执行力度不松懈

自2月17日以来,动力煤现货价格持续上涨,截至3月13日秦皇岛Q5500动力煤价格涨82元/吨至666元/吨,涨幅14%,已接近去年10月底价格快速上涨阶段的水平。本轮上涨受供应端产量释放受阻及需求大幅好于预期的共同推动,后期随着供暖季结束和水电发力,需求将有所回落,但煤矿受投入持续减少和贯穿全年的安全检查影响,因此,煤矿产能释放将受到抑制。

煤矿产能释放将受到抑制
煤矿产能释放将受到抑制

3月为下游开工旺季,同时为供暖季末期,按照历史数据,3月动力煤需求环比将回升25%左右。今年以来,动力煤需求大幅增长,原因在于:一是火电需求同比大幅增加。六大电厂日耗同比增加15%,3月上旬日耗同比增加19%,而截至3月13日六大电厂库存994.4万吨,可用天数仅15.9天,低于去年同期水平。

二是水电出力相对不足,三峡入库流量较去年同期下降约9%。数据显示,1—2月火力发电为7280亿千瓦时,同比上升7.0%。水力发电为1229亿千瓦时,同比下降4.7%。另一方面,尽管今年煤矿复产较早,但产量释放始终受阻,主要原因在于产地安全检查始终未有松懈。

煤矿产能释放将受到抑制
煤矿产能释放将受到抑制

2月5日国家煤矿安监局发布《关于切实做好春节后煤矿复工复产验收工作的通知》,各地监管和检查跟进,产量释放受到抑制。数据显示,1—2月原煤产量50678万吨,同比下降1.7%。今年安全检查的执行力度可谓是近年来最严。

国家煤矿安监局自2月底开始部署煤矿安全体检、煤矿安全自检自改和严防煤矿超能力生产的检查工作,国土资源部也自3月中旬开展煤矿超层越界开采专项检查。当前,安全政策推行力度加大,可执行性增强,在国家安监局的大力推动下,各主产省份纷纷跟进。

陕西省安全生产委员会于3月7日下发《关于对全省煤矿开展全面安全体检专项工作的通知》,而山西省于3月12日也发布了《关于立即开展打击煤矿超能力生产的紧急通知》。2012—2015年,煤矿经营连年亏损,投入严重不足。2012—2016年,煤炭行业固定资产投资年均降幅13%,且同比降幅逐年扩大。

尽管2016年煤价回升,煤炭企业盈利有所好转,但煤矿仍背负沉重的包袱,欠薪和去产能后的人员安置都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在2016年煤炭价格大幅上涨阶段,山西省省属7大煤炭企业所属上市公司净利润也仅为22.5亿—26.5亿元。国家发改委公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规模以上煤炭企业实现利润950亿元。

显然仅凭2016年一年的行业好转,仍难以实现煤炭行业的脱困。而解决欠薪和职工安置等问题仍然优先于煤矿投资。值得注意的是,煤矿从投资到生产一般需要较长的时间周期,并不能短时见效。煤矿投入减少导致安全事故频发,而安全事故频发又引来安全检查趋严,2017年在安全检查贯穿全年和煤矿投入持续减少的情况下,产量释放或继续受到抑制。

当前,动力煤现货价格上行力度不减,本周动力煤期货大幅增仓上行,持仓量也逼近去年11月1701合约的高点。目前市场的关注焦点在于后期供应能否增加,但目前来看,两会后安全检查执行力度不会松懈,且从各省计划来看,3月中旬至4月是安全检查集中期,产量释放或继续受阻,而动力煤库存总体偏低,即便4月产量开始释放,但仍需一定周期,现货价格较难下跌,1705合约将维持高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