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视频直播房事 网络直播越来越低俗令人担忧

见过直播打人、直播吃饭睡觉,可是你见过夫妻视频直播房事吗?事情发生在台州温岭,一对夫妻为了抓人眼球,竟然直播“不雅事”。房事是私密行为,夫妻之间秘密进行就好!可是,这对夫妻视频直播房事,赤裸裸给人看,成何体统?

现在的网络直播越来越低俗了,竟然出现女主播直播自慰,实在可耻!现在更糟糕,竟然有夫妻视频直播房事,不仅开放,还非常下流!小编实在搞不懂,为何这么低俗色情的直播,竟然也能通过?监管在哪里?审核在哪里?看来,直播平台必须要整治了!

夫妻视频直播
夫妻视频直播

1月9日,台州温岭城北派出所接到南京警方的协查通告,他们近期打掉了一个涉黄直播APP平台。而根据掌握的线索,其中有一对涉案的夫妻主播,可能就居住在温岭城北。

这个涉黄直播APP平台虽然创办时间不长,但因为内容劲爆,涉案金额近千万。涉黄的主播有上百个,而这对居住在温岭的夫妻特别大胆,他们直播的是“造人”,内容激情狂野,观众巨多,影响力超大。

南京警方的线索只是一张在温岭城北取款的银行卡,卡主叫李国富,河南人,在温岭打工。被传唤来的李国富平静地告诉警方,自己文化水平不高,大字不识几个,平时很少上网,根本不知道什么网络直播。

李国富的形象,也跟南京警方之前截屏的主播不符。温岭警方将他移出嫌疑人名单,但针对他周围人的调查一直在进行。很快,李国富的老乡刘大军进入了警方视线。调出他和妻子陈起凤的照片,果然就是截屏上的主播。

1月12日晚,当民警敲开刘大军的出租房,他和陈起凤正在赶工一批鞋帮。得知警方的来意,刘大军愣了一下,但随后便低下了头。

刘大军和陈起凤都是河南人,大军44岁,妻子比他小8岁。除了远在老家读书的儿子,夫妻俩在去年8月又生育了一个女儿,现在才5个月大。刘大军和陈起凤在城北从事踩鞋帮加工,已经有7个年头,因踩的鞋帮质量好,生意一直不错,夫妻俩一年的收入少说也有十几万。

去年3月,刘大军接触手机APP直播,原本是为了给繁忙的工作增加点乐趣,没想到一看就看上瘾了。“为了看精彩视频,我用手机充值了好几次。”在看直播的过程中,刘大军注意到临近午夜的时候,直播平台上几个加锁了的直播间人气很高,但要求付费才能进去。抱着好奇的心理,刘大军充了钱进去。

这些加密的直播间以女主播为主,她们会在午夜时间大跳脱衣舞,撩拨男性网民驻足观看。观众为了看到更精彩的,会出手阔绰地刷鲜花、车子等送给女主播。这些虚拟道具的价格,从几元到上千元不等。为了看“精彩直播”,刘大军很快花了几千块,这让他萌生了自己赚钱的想法。

男主播好办,刘大军决定自己直接上,“当了那么长时间的观众,好歹套路都懂了,可以毕业当演员了。”女主播找谁呢?他将目光投向了妻子,妻子虽然是两个孩子的妈,但面容清秀,身材苗条,现在还在哺乳期,胸部异常丰满诱人。

陈启凤一开始被刘大军的想法吓坏了,“这太疯狂了!”但经不住刘大军的一再劝说,“在网上播,人家又不认识我们,播一次能挣不少钱呢!”

10月初,刘大军通过李国富的身份信息注册了一个房间,在陈起凤半推半就下,夫妻俩午夜直播“房事”。虽然一周只会上线两三次,但因为内容劲爆,人气爆棚,一晚下来收入不菲。

因为被警方取缔,去年12月15日,刘大军发现直播平台登不上了,加上年底踩鞋帮业务忙,他就把这事甩在脑后:“网络是虚拟,而且不是用自己真实信息注册的,警方再怎么查也不会找到我的。”

1月13日上午,南京警方为正处于哺乳期的陈起凤办理了取保手续,而刘大军就没这么幸运了,他因涉嫌组织色情表演,被南京警方刑事拘留。被警方带回南京时,刘大军是痛哭流涕:“我把妻子给害了,女儿还这么小,她可怎么办啊!”